白傲殇

愿你此后无道阻且长,愿你事事安康。

《当胃疼找上身时》

  *这个洋洋趁人之危对超鹅动手动脚,举报了。

*今天卜凡凡是个居家好男人鸭。

*本来是元旦贺文,我现在才搞出来,自闭了。

  人生百变,世事无常,一个健康的体魄固然重要,但是也不能永久保持,总会有点小打小闹的病找上来,对于吃饭不规律的艺人来说,胃病可以说是老朋友了。

   元旦,劳累的人总算是得到了一个短暂的假期,四个人默契恒生,两两成对的在房间里相拥入眠。

【洋灵】  

  灵超缩在木子洋怀里,抱着小恐龙玩具,在美妙的梦境里无限放松,但是一阵熟悉又陌生的痛感顺着脑神经传递过来,灵超迷迷糊糊的也没清醒,下意识抚上痛感来源,却激起了一身冷汗,糟了,是胃疼。

“洋哥,李振洋!”

“干嘛……小弟乖,今天没通告,再睡会。”

“洋哥,我胃疼。”

“嗯?你怎么了弟弟。”

“李振洋,我胃疼了。”

“呀,怎么会胃疼呢,是不是老岳带着你乱吃东西啦?”

“不关岳妈妈的事,我不知道咋啦,就刚刚突然就这样了,洋哥你继续睡吧,我自己去吃个药就行。”

“你可歇一会吧,你要是真想让我睡一会就不会叫我起来了,就你这些小心眼儿还跟哥哥斗,心机小弟。”

“呜……我这不是疼得厉害嘛,真的好疼啊!”

“疼啊,来哥哥先给你揉揉,是这儿吗?”

“……哥哥你揉的是肚子,我是胃疼你知道吗”

“哦哦,这不是太着急想错了嘛,来哥哥给揉揉。”

“洋哥你手好热。”

“你都疼的冒汗还想着这个,现在好点了吗?”

“嗯,好一点点了。”

“我背着你去楼下拿药。”

“洋哥,我是胃疼不是脚疼。”

“啧,你这个小弟事儿怎么这么多,你要不要洋哥背!”

“要!”

“上来!”

“好嘞!”

“咱们下去找药咯。”

“洋哥,你走路就走路,不要摸我屁股可以吗?我未成年你注意一下!”

“你这个小孩怎么胃疼也赌不住你的嘴,洋哥你那没摸过啊,你也不差这几天了。”

“啊啊啊呜呜唔你这个木子洋欺负胃疼弟弟呜呜唔”

“咋还假哭上了呢,看来是疼得还不够厉害。”

“嘤。”

“噗,好了,别闹了,你抓紧了,我蹲下给你找找药。”

“嗯。”

“哎!小弟!别勒脖子,抓肩膀抓肩膀”

“哦哦,一时失手。”

“我看你就是想谋杀亲哥(夫)…找到了,是这个奥美拉唑,你先吃这个,这个可管用了,咱一会回去睡觉,要是醒了还疼咱们就去看医生,好不好?”

“好。”

“生吞能吞下去吗?哥哥去给你倒杯水?” “我得要水,我嗓子眼细。”

“拿好药瓶,抓紧我,走咯咱倒水去。” “来,小弟。水给你,快喝药。”

“嗯。”

“喝完了吗?”

“嗯,喝完了。”

“那咱回去继续睡觉。”

“等等,洋哥哥,这药好苦。”

“小弟,你吃的是胶囊你知道吗。”

“……但是真的好苦,一股怪味。”

“那你现在也不能吃糖,你这还胃疼呢。” “没事,洋哥你亲亲我,你亲亲我我就不苦了!”

“你这个小弟,原来是在这儿等着我呢,胃疼都忘不了这个是吧,小虎崽子。”

“你亲一下,你比糖甜。”

“行,mua!”

“mua!”

“可以了吧,咱们回去睡一觉吧?”

“好嘞。”

【卜岳】

  木子洋跟灵超刚一会房,岳明辉就绑着个小啾啾捂着胃弯着腰出来了,动作尽量轻柔的打开柜子翻找胃药,还没来得及拿出来就卜凡就从后面蹲下把岳明辉整个圈住了,岳明辉轻轻的拍了拍环在胸前的手臂

“凡砸?”

“老岳你出来干嘛?外面怪冷的。”

“凡砸你先回去睡,我一会就回去成吗?”

“我不,没有你被子里面冷。”

“凡砸你听话,哥哥这儿找药呢。”

“老岳你找什么药?你咋啦肾虚啦?不对啊,我最近不是没动你嘛?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人哈士奇了!”

“哎呀,不能够,你别贫了啊,哥哥这儿胃疼呢。”

“嗯?老岳你咋胃疼呢,你又带着小弟吃啥了?”

“哎哟,我哪敢祸害那小崽子,我也不知道咋,嘶……这胃疼咋还一阵儿一阵儿的呢。”

“哥哥你先去沙发上躺一会,我给你找药。”

“成吧。”

“咱这药不是就放这儿了吗,这还能让大耗子带着小耗子拖走了?”

“哎!凡砸!找着药了,在茶几上呢。”

“嗯?咋在那呢?行吧,我给你倒杯热水。”

“不用了凡砸,这儿有个杯子里头有热水。”

“嗯?这还能真是大耗子带着小耗子做的!”

“噗,凡砸你是说188的大耗子和183的小耗子吗?”

“嘿你这个岳明辉,是胃不疼是吧,要不要我给你来点冲击啊?”

“卜了卜了,我喝药了啊。”

“嗯,你喝吧,我给你去熬点小米粥,你胃疼得养养了。”

“成,还是我们凡砸知道疼人,哥哥这是捡着宝了。”

“我希望你下一次偷吃我榴莲的时候也能记得,并嘴下留果。”

183的小耗子:洋哥,你看看卜凡凡,多会体贴人!

188的大耗子:看哈士奇干吗,睡觉!

卜凡凡:咋啦!不许哈士奇体贴人啊!不许高个子搞温柔啊!啊!咋啦!

评论(5)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