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傲殇

檐痴铃傻风何错。

要走了呢

对不起,发生了很多事,导致我无法再做多余的事了现在已经。

文不知道还会不会写,但是还是会继续默默喜欢他们oner,廖俊涛,毛不易,明日的孩子们和大厂男孩。

再见了。

护铃人

 *ooc预警

*主毛桃/逃逸,带签证天子玩~

*可以当做一个神话故事???,反正蛮玄幻了,然后私设巨多。

*请多指教

七:http://naihe366.lofter.com/post/1f4d1074_efb4cb89
八.
  毛不易跟廖俊涛出来房间还没走几步就听见孟子坤大喊“你不是跟人家姑娘说什么窈窕淑女君子好求嘛,你别动我头发啊!”赵天宇在旁边接着喊“你不是拿人家小姑娘的绣帕还不想让人家走嘛,你有本事别还给人家啊!”听着这声音毛不易就赶紧拉着廖俊涛往外跑。 
   刚进去就看见孟子坤跟赵天宇站着对峙,孟子坤显然是气急了额头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赵天宇也好不到那去,刚刚吼的太使劲了嗓子咳得厉害,毛不易连忙给赵天宇倒了杯水“你俩这是闹什么幺蛾子啊,咋还吵起来了?”毛不易把水递给赵天宇然后拍着赵天宇的背帮他顺气。 
    赵天宇喝了几口水勉强缓过来了“我能整什么幺蛾子,都是他乱想,我跟那姑娘明明没什么,就是对两句诗,他就直接去跟别的姑娘要绣帕了,那个绣帕上秀的是什么你自己问问他!”赵天宇说的口干舌燥心里也烦躁又拿起茶杯喝水,毛不易只得去问孟子坤,孟子坤现在正在来回的走压抑自己的怒火 
    “子坤那秀帕上绣的是什么啊?”孟子坤顿了顿然后烦躁的说“我怎么知道是什么,当时就直接要了没多看,而且我不是马上就还回去了吗。”赵天宇听到这么“嘭”的一声把茶杯用力摔到桌子上“那上面绣的,可是连理枝!孟子坤,那绣的是连理枝!”说完眼睛红了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眶里溢出来大颗大颗的滚落。孟子坤见赵天宇哭了突然有些懵“不是天宇,你哭啥,不就是个绣帕嘛,我以后不要了。”毛不易听了是连理枝后很慌,连忙对孟子坤讲“子坤你可能不知道,那绣着连理枝的绣帕是姑娘家绣给心上人的,你要是要了是得娶她做夫妻的你知道吗?”孟子坤摇了摇头。赵天宇擦了擦眼泪但是在开口的瞬间泪痕又重新出现在白净的脸上“行啊孟子坤,我以后再也不摸你头发了,我以后再也不挂在你身上了,我去跟窈窕淑女君子好求去了,你自己跟你那连理枝过吧!”赵天宇说完还没等毛不易劝就推门跑了出去,毛不易连忙推了推孟子坤让他赶紧去追回来解释清楚哄回来,孟子坤也急忙跑了出去。 
    把孟子坤弄走后毛不易摊在了座子上,这时候下线已久的廖俊涛终于说话了“阿毛他们这样没事吗?”原本闭眼的毛不易突然被廖俊涛下了一跳“哎,抱歉,我忘了你还在。”廖俊涛摇了摇头表示没事,然后坐了下来。
     毛不易坐起来看了看赵天宇摔的被子,杯壁上已经有了裂缝“他俩经常吵架,我都已经习惯了,不过这次确实是子坤过分了,那绣这绣花的手帕可不敢乱拿的。”毛不易说完揉了揉头,看了一上午经文又被迫欣赏了一场吵架,毛不易现在脑袋疼。廖俊涛看毛不易揉头便问毛不易“头很痛吗?要紧嘛?要不我给你揉揉吧。”毛不觉得不太好“不了吧,也不是很痛。”但是刚说完又一阵疼痛直冲天灵盖。
     廖俊涛看毛不易眉头皱的更紧了,直接站起来双手按住了毛不易的头“没事,头痛很难受的。我之前看经文看多了也会头痛。”毛不易感觉到有一双温热灵活的手轻轻的揉按着疼痛的来源地“嗯,你按的真舒服,是廖母教你的吗?我母亲之前也会帮我按,但是没有你按的舒服。”廖俊涛听到这个问题后手僵了僵然后继续按“嗯,是我母亲教的。”
    廖俊涛按了一会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阿毛,你知道“永伴”吗?”毛不易正被按的舒服,迷迷糊糊的回答“嗯,知道啊,不知道什么时候造出来的两只铃,用银链连在一起怎么拆也拆不开,一大一小,大响小必响,小先响大后响,有人说简直是一对形影不离的恩爱夫妇。毛不易听到廖俊涛轻笑了一声“嗯,是很像呢。”毛不易问“谁?”廖俊涛没有回答而是停了手对毛不易说“阿毛我饿了,咱们先吃饭吧。”毛不易想也想也是快中午了,经历了一上午的磨难再加上廖俊涛的按揉手法毛不易现在饿得要死“嗯,先吃饭吧,我看伯骞跟南南今天是不回来了,天宇跟子坤也不用指望了,我们去厨房找吃的吧。” 
    毛不易带着廖俊涛来到厨房,厨房里被毛不易搭理的干干净净平时毛不易是不准别人进来的。 
    毛不易翻翻找找什么也没找到“呀,俊涛,咱们这儿没有现成的吃的了,你能等吗?能的话我给你做碗面,这儿有块醒好的面。”廖俊涛点点搬了个小马扎坐到旁边看毛不易做面,期间想起什么有趣的传说就给毛不易说上一两句什么白玉铃摔不碎啊什么铃中铃啊,直到毛不易把面端到廖俊涛面前他才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