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傲殇

愿你此后无道阻且长,愿你事事安康。

护铃人

 *ooc预警

*主毛桃/逃逸,带签证天子玩~

*可以当做一个神话故事???,反正蛮玄幻了,然后私设巨多。

*请多指教

八:http://naihe366.lofter.com/post/1f4d1074_efc6b63a
九.
  后来将近半个月的时间里,廖俊涛都跟毛不易在一起研究经文,两人聊天聊地聊故事,铃没弄响经文倒是参透不少,廖俊涛的按摩手法也越来越娴熟。 
   这半个月期间四人两铃也熟悉不少,特别是之前孟子坤跟赵天宇吵架后,赵天宇是铁了心要给孟子坤长教训说什么也不回来,最后还是马伯骞周震南给孟子坤打掩护,毛不易和廖俊涛帮孟子坤组织语音然后把两人推到了旅馆住了一宿,第二天孟子坤才搂着一脸不情不愿的赵天宇回来。 
    廖俊涛和毛不易在一起的时间还是最多的,毛不易发现廖俊涛似乎真的很喜欢很在意铃,或者说廖俊涛是很喜欢和在意他们比试的那只铃。 
   因为毛不易的屋里有挂铃架所以在征求过廖俊涛的意见后就把比试的铃一直挂在毛不易的房间里,而廖俊涛起床的第一件事就去叫毛不易,其实严格来说也不能是叫毛不易,廖俊涛会先在门外轻轻的扣门然后说“阿毛,我能进来吗?”等屋里的毛不易传出一声带困意的“嗯”以后推门进去走到毛不易床前,戳一戳被被子裹成团的毛不易“阿毛该起床咯”毛不易会扭动一下把脸埋的更深。然后廖俊涛就会去把窗户打开最后站定在挂铃架旁边观察那铃,一看就是好一段时间,直到毛不易自己清醒过来才会拉着廖俊涛去叫周震南他们起床买早点。 
     廖俊涛似乎很不喜欢别人触碰那铃,平时不是在毛不易手里就是在廖俊涛自己手里要不然就是在挂铃架上,而且廖俊涛很怕那铃会磕着碰着,平时周震南赵天宇这种闹腾的是绝对不能靠近的。
    有一次周震南试图拿那铃接过被廖俊涛抓住了胳膊硬生生给瞪回去了,就像是别了个人一样周震南一边说着“你这铃是涂的彩嘛,碰一碰会掉色啊。”一边委屈的藏到马伯骞身后马伯骞受不了他家南南受委屈“俊涛你这也太小心了吧,放轻松点。”廖俊涛也察觉到失态连忙给周震南道歉“哎哟南南抱歉啊,吓着你咯,我就是比较喜欢铃这种东西啊”旁边的毛不易也帮着解围“对,这毕竟是比试用的,还是小心点比较好,南南走我带你去吃驴打滚”然后毛不易让廖俊涛带着铃先回屋领着周震南和马伯骞去买了驴打滚。 
    但是廖俊涛对这铃的重视程度还是让毛不易觉得很奇怪,因为廖俊涛对这铃的重视程度很明显高过其他,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毛不易认为廖俊涛也不是很看中这次比试,这个疑问便一直藏在心底。
    藏在心底的问题不会像枯叶一样腐烂殆尽而是越来越纠缠人心最终破土而出。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