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傲殇

愿你此后无道阻且长,愿你事事安康。

护铃人

*ooc预警

*主毛桃/逃逸,带签证天子玩~

*可以当做一个神话故事???,反正蛮玄幻了,然后私设巨多。

*请多指教

一:http://naihe366.lofter.com/post/1f4d1074_ef486d72

二.

   其实吧,毛家本不该是护铃的。

    马家跟赵家本就是一个造铃一个养铃本没错,但是这毛家本应跟马家一样是造铃,而且名声也挺大的,到了毛不易这一代却就不行了,都说造铃人应该是身强体健,抡得了铁锤搬的了生铁。但是毛不易却从小体弱多病,别家的孩子都能自己造些小铃玩乐了,毛不易还搁床上吃药呢。

    造铃不行,但是这毛不易却偏偏对护铃的诗文感兴趣,毛家又是老来得三子本就宠着,再加上毛不易本就身体不好,当护铃人就当吧。

    养铃造铃护铃,本就是息息相关,三家的关系也是亲近的很,当时三家夫人都是差不多时候怀孕的,还开玩笑说要是有缘就定个娃娃亲,谁成想三个出来都是带把的,仨夫人还失落了好久,带把就带把吧,也没阻止三家亲近,马伯骞赵天宇毛不易倒是从小玩到大,小时候三家夫人在一起看孩子,把三个摇篮扔到一起就去打麻将了。

   仨孩子也是闹腾,所以经常是打完麻将回来就看见马伯骞跟赵天宇在同一个摇篮里纠缠在一起,一会赵天宇在马伯骞胳膊上用还没长齐的牙啃一口,一会马伯骞用肉乎乎的小脚踹一下赵天宇,而毛不易就坐在另一个摇篮里一边看一边拍手还笑的开心。

    三个孩子闹闹打打长大了,都是自家里的顶梁柱,互相也是帮了不少忙。

    当初马伯骞用那块不知道从哪里讨来的死铁练铃的时候在家中闭关了半个多月,后来实在是急了饭也不吃,水也不喝,觉也不睡就把自己关在炼铃房里说什么都不出来就是要跟那块铁刚到底,把毛不易跟赵天宇急的啊。最后实在是没辙了,要不是毛不易拦着,赵天宇都差点搬起桌子把门砸喽,马伯骞才晃晃悠悠的从炼铃房里出来,手上拿着一只赤色的铃,毛不易跟赵天宇连忙过去扶他,刚把铃放到桌上马伯骞就晕了过去,好几天才醒过来。

    后来他们给铃起名叫周震南,也就是毛不易所谓的南南,当时周震南化成人形的时候还把仨人吓一跳。外人不知道,只知名中有南字,便称为赤南。

     这赵天宇当初养铃养的火热的时候也好不到那去,不知道那个缺德的给了赵天宇这个铜钱做的铃,赵天宇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始养,虽然没有马伯骞那么惨厉,但是也是每天废寝忘食,有好几天恍恍惚惚说看见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一会花一会鱼一会鸟,把毛不易跟马伯骞吓得直想带赵天宇去看郎中。

   后来才知道那是那只铃幻出来,这铃化形早,有了之前周震南的经验倒是没被吓到,但可能是因为铜钱造的,有点黑,被毛不易他们好一顿取笑,他们给他取名孟子坤,这孟子坤刚跟他们见面的时候高冷的很,只跟赵天宇一人好,后来才知道只是装的,怕他们抢走自家大宝贝。外人同样不知道名字,只记得名中有坤字,就叫墨坤了。 

    南南跟孟子坤本来就闹腾,一会就把那俩人叫过来了,马伯骞一进来就跟手上还拿着鱼的毛不易来了个大大的拥抱,惹的周震南一阵不愿意,后来就幻成了铃马伯骞也不好哄就只得挂在自己身上,直到吃饭马伯骞才用鸡肉哄着让南南化成人形,并保证再也不随便抱别人了,赵天宇这边也是在马伯骞松手忙着去哄南南时抱了一下,并做作的表达了自己对毛不易的想念,换来了毛不易的一声“虚伪”。

   毛不易嫌他们太吵不让他们在出厨房添乱,把他们都哄到了里屋,顺便让赵天宇摆桌子,惹来了孟子坤扯着嗓子大喊“凭啥欺负我大宝贝”在赵天宇努力的踮起脚尖摸了摸他的头后,便乖乖的跟着去摆桌子了。

   吃饭的时候这几个人倒是挺安静,毛不易本来还想说几句话,毕竟这八年不见了,怎么着也该做作的表达一下内心的想念,但是他们几个实在是没时间听,不是说毛不易做的菜多好吃,主要是马伯骞跟孟子坤忙着给周震南和赵天宇夹菜,周震南和赵天宇忙着吃他俩夹过来的菜,场面异常和谐安静,毛不易两人两铃这么温馨也不好打扰就静静的带着做作的和善的微笑看着。这样的局面一直维持到赵天宇用筷子推掉了孟子坤夹过来的鸡腿周震南按住了马伯骞夹菜的手才结束。 

   等赵天宇跟毛不易收拾完碗筷后他们才坐在一起准备聊一下。

 “毛老师你也是好逍遥啊,一走就是8年啊”最先开口是赵天宇,他正窝在孟子坤怀里让孟子坤帮他揉吃撑了的肚子。

“那我这不是出去散心去了嘛,那有散心一两天就回来的啊,你说是不是”毛不易听着赵天宇的话没个正形所以就没正形的回了回去。

“那你也好歹回来看看吧,你说你一走走8年,家里的东西都是我跟伯骞帮你打扫的,南南跟坤儿帮你守着,你这早晚要废。”说完就拿起了孟子坤的手开始把玩。

“哎,赵天宇你这不说还好一说我还想起个事来,你是不是跟你秋昆社里的说书的说我这边的事了?”

“我...我有吗?我没有吧”赵天宇有一点点心虚。

“有的呢,赵老师,我回来的时候非常巧合的去了秋昆社,又非常巧合的正好碰到了说书的,你说神不神奇。”

“哎,是蛮神奇的哈,毛毛你听我说,你知道吧,这世道现在钱不好赚,我秋昆社毕竟人多你说是不是,这总得有点段子找找人气吧哈哈哈……再说了你不是也封了吗,要不我再把退三分之一给你”赵天宇委屈巴巴的说完还假装想往外拿钱,另外赵土土表示有(非)点(常)心疼自己的钱。

“得了,你别贫了昂,以后这种事说可以,请不要带上姓名,要不然我就把你家坤扔地下”毛不易假装凶狠的瞪了一眼赵天宇,顺便看着被牵连到的一脸委屈的孟子坤幻成了一个墨色的铃铛然后一点点的蹭着到了赵天宇的腿后面。 

   马伯骞跟周震南看完两人斗嘴后表示很开心,周震南顺便嘲笑了一下孟怂怂然后就被孟子坤幻成了人性追着跑出去了。等两铃出去后马伯骞才开口。

  “毛毛你出去这八年还好吗?”

  “我很好啊,我特别好,你不知道我出去看了多少好景吃了多少好菜找了多少好铃,可惜就是没下手买,现在想想有点可惜了”毛不易一边说一边走过去摘下了没有人搭理的浅粉色的铃。

  “哎,你俩不知道,之前有个小姑娘还看上我了死活要跟我回来,亏得我跑得快咯”毛不易拿着铃坐回了座子上。 虽然毛不易这么说但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默契告诉马伯骞跟赵天宇,毛不易还是没有放下八年前那件事。

三:http://naihe366.lofter.com/post/1f4d1074_ef48aca6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