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傲殇

愿你此后无道阻且长,愿你事事安康。

护铃人

*ooc预警

*主毛桃/逃逸,带签证天子玩~

*可以当做一个神话故事???,反正蛮玄幻了,然后私设巨多。

*请多指教

五:http://naihe366.lofter.com/post/1f4d1074_ef491a0b
六.
   第二天一早毛不易就被一阵砸门声吵醒了,挣扎这从床上爬起来,挨个去叫了一下还在睡觉的几人便去开门。 
  这门外乌压压的一片人吓了毛不易一跳,人们看到毛不易出来都急忙往后退了一步,露出了被人群围住的主角——不会响的铃。毛不易当即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走上前去把铃拿起来,转身走进门里关门前扫了一眼外面的人“哼,廖家果然厉害,这一大早的整这么一出,现在人们都知道了。” 
  回到屋里的时候其他几人已经迷迷糊糊的都起来了,马伯骞正牵着揉眼睛的周震南走进来,赵天宇则是靠在孟子坤身上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说着什么。 
  看到毛不易走进来,第一个迎上来的是廖俊涛,廖俊涛今天身穿一袭白衣,头发一丝不苟的冠起来,整个人仙里仙气的,但是精神状态好像不太好,毛不易盯着廖俊涛细细的看。 
     廖俊涛看毛不易一直看自己,朝毛不易笑了笑,以为自己是身上或者是脸上有什么东西,于是低头整了整衣服。 
   廖俊涛抬头的时候,毛不易还提留着铃直勾勾的盯着廖俊涛,廖俊涛看着毛不易这样子便开口提醒“不易兄?”毛不易听见廖俊涛刚起床还略带沙哑的声音才回过神来“该死,竟然走神了”毛不易在心里暗暗骂自己,明面上却是不好意思的把铃递给廖俊涛“那个,你别叫不易兄了,听着怪难受的,你就跟南南他们一样叫我毛毛或者直接叫毛不易就好。”廖俊涛接过铃拎在手里看了一圈“好咯好咯,那我叫你阿毛吧。”毛不易听到这个词不禁脸色一红,他父母都没这么叫过他“行...你随便怎么叫吧。你昨天没休息好?”廖俊涛愣了愣然后对毛不易扯出一个微笑“嗯,是没休息好,可能是认床吧。” 
   “毛毛,咱们什么时候吃饭啊。”这边赵天宇终于是从孟子坤身上下来了,现在正坐在座子上,昨个脸比锅底黑的孟子坤一脸傻呵呵的给他家大宝贝揉腰“嘶.....你轻点”也许是孟子坤手劲大了,惹得赵天宇眉头一皱“行行行,轻点轻点”孟子坤又赶紧好声好气的给继续揉腰。 
   周震南听到了“吃饭”两个字也刷一下挣开了本来不大的眼睛“马沙拉,我饿了”说完还装模作样的揉了揉肚子,马伯骞把周震南揽到怀里变戏法似的变出了一块桂花糕塞进周震南嘴里,周震南一下子塞进嘴里两个腮帮子鼓鼓的“莫莫,呜懵森莫斯后次饭”好像是桂花糕比较干又连忙说“莫色拉,碎!窝要碎!”马伯骞连忙去找水。 
   毛不易听见赵天宇和周震南发出了求食的声音,再感受了一下自身的状况“嗯,饿了”早上几个孩子是没精力去做饭的,所以毛不易就准备去买早点,瞥了一眼在研究铃的廖俊涛“廖 …俊涛,一起去买早点吗?”廖俊涛被毛不易这么一叫有点懵,毛不易或是觉得自己刚刚太唐突连忙心虚的解释“那个…我不知道你吃什么啊,呵…呵呵”廖俊涛点了点头“嗯,那一起去吧。” 
   毛不易让周震南他们回房收拾收拾等他们回来吃饭,就领着廖俊涛准备出门。刚要踏出家门就发现廖俊涛手里还提溜着铃铛“你怎么还拿着它呀?”毛不易提醒廖俊涛“啊……我忘了放下了”廖俊涛一只手提着铃铛一只手拍了一下脑袋“那咱们回去放下它?”廖俊涛小心翼翼的反问了一下,那模样倒是把毛不易逗乐了“行吧。”
   两人回去把铃挂到铃架上,毛不易发现廖俊涛一直盯着铃,走的时候还一步三回,毛不易原本以为廖俊涛是想早点开始比试但是廖俊涛的眼神里却写满了担心忍不住在路上问起来“哎,廖俊涛,你很担心这次你会输吗?”廖俊涛一边走一边用脚踢路边的石子“没有啊,就还好啦”“那你看起来很担心哎,一直盯着那铃”“嗯?我有吗?可能是我对铃这种东西比较感兴趣吧,你看到新奇的铃不也会目不转睛嘛,这可能是咱们护铃人的共同点吧。”“嗯,确实是”毛不易应了下来。 
   两人聊着聊着就到了早市,毛不易问廖俊涛“你吃什么?”廖俊涛想了想“都可以啦,我不挑的。”毛不易看了看早市就已经很拥挤的人群“行吧,那你跟我买一样的吧,但是其他几个人的比较难买哦,这儿人多,你跟紧了我,别还没比试你就先不见了。”
   然后毛不易就带着廖俊涛挤进了人群,他们先去买了两个人的包子,然后去买了肉火烧和小米粥,然后又去买了两份微辣的豆腐脑,又去买了胡萝卜黄瓜和生菜最后出来的时候是廖俊涛一手提着东西一手拉着毛不易出来的。
   毛不易被拉出来的时候脸红彤彤的,直勾勾的盯着廖俊涛抓着自己手腕的那只手“你…你没事吧”廖俊涛似乎也发现了什么,连忙松了手“没事没事,这早市是真的人多啊,要不是我抓着你咱俩怕不是真的不用比咯”毛不易从廖俊涛手上接过豆腐脑和油饼还有包子一边往回走一边说“他们这几个人哦,嘴挑的很,南南跟天宇喜欢吃豆类还喜欢吃辣但是又不能吃辣而且还无肉不欢,子坤喜欢吃小米粥因为他变成人形后吃的第一个食物就是天宇煮的小米粥,可能是因为小米粥可能是天宇唯一会做而且能吃的东西吧,伯骞他比较养生早饭沾不得油就买点蔬菜回去让他自己啃。”毛不易絮絮叨叨的说廖俊涛就在旁边听“哎,对了,该给南南买绿豆糕的,差点就忘了”说完就带着廖俊涛拐进一家糕点铺买了点绿豆糕。 
   “哎呀,幸好想起来了,不然南南又要闹着伯骞出来给他买了”毛不易提着手里的东西往家走“阿毛,你记性真好”沉默了一路的廖俊涛冷不丁的一句夸奖再加上还不熟悉的称呼让毛不易猝不及防“嘿,还好吧,就是买的次数多了就记住了,我记起经文来可一点都不好。”毛不易听见廖俊涛深吸了一口气“阿毛,护铃不在于经文在于心,我觉得你一定能让那铃响的。”毛不易感觉廖俊涛这话题转变有点快,而且祝福自己对手是一个什么操作?“哎哟哪有那么好啦,这都没开始,别说些有的没的”家门的出现终止了毛不易跟廖俊涛的谈话,毛不易推开虚掩的门两人两铃已经换好了衣服围在那比试用的铃旁边好奇的看着,毛不易忙招呼他们几个来吃饭。 
     餐桌上周震南掐着肉火烧喝着豆腐脑在马伯骞面前得瑟,马伯骞则是啃着胡萝卜宠溺的看着他。赵天宇正试探从孟子坤嘴里把本属于自己的肉火烧抢过来。毛不易看着餐桌上打打闹闹的略带抱歉的看着廖俊涛“你别介意啊,稍微吵了点”廖俊涛看着这画面则是新奇的很“没事没事,热闹挺好咯,我喜欢热闹。” 
   嗯,又是一天呐,毛不易啃着包子想。

评论(1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