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傲殇

愿你此后无道阻且长,愿你事事安康。

护铃人

*ooc预警

*主毛桃/逃逸,带签证天子玩~

*可以当做一个神话故事???,反正蛮玄幻了,然后私设巨多。

*请多指教

四:http://naihe366.lofter.com/post/1f4d1074_ef48cc01

五.

   廖俊涛走进正堂的时候周震南正因为赵天宇说他腿短追这赵天宇绕着马伯骞跑呐,赵天宇先看见了廖俊涛,第一眼只觉得看着眼熟并未想起是谁,但因为看着廖俊涛挺好看的,就停下来准备调戏调戏廖俊涛,而周震南则是因为跑太多圈正一头扎进马伯骞怀里犯迷糊。

   赵天宇向前走了两步,坐到了一把椅子上,拿起了座子上不知何时出现的扇子一边轻轻的扇风一边开口“哟,这是谁家小公子误入了府邸啊~看着倒是眼熟,不如跟我回赵府,我好吃好喝的招待你,你跟我好生聊聊~”赵天宇声音本就好听现在倒是又媚了几分,好看的眼角染上笑意,丝毫不见刚刚被周震南追的狼狈。

   倒是旁边孟子坤本来就黑的脸现在更黑了,浑身散发着醋味,恶狠狠的盯着廖俊涛,廖俊涛被眼神盯的发毛。

   廖俊涛刚要开口拒绝就听到毛不易略带责怪的声音“天宇说什么胡话,这是廖家小公子,还不快道歉。”毛不易一边说一边走到廖俊涛旁边站定,两人差不多高又恰巧都穿了青衣,这么看画面是好看的。

   之前在角落里隔太远光线不好再加上廖俊涛当时穿的是黑衣服没看清,毛不易这么一说赵天宇倒是想起来了,他也不慌,心中庆幸幸好刚刚没说更过分的话,然后站起来走到还在冒着醋味的孟子坤身边缓缓开口。

 “哦,原来是廖家小公子啊,我说怎么看着好生眼熟,刚刚多有得罪,廖家小公子多见谅啊。”说完又往孟子坤身旁缩了缩,手悄悄握住孟子坤藏在背后的手,然后又看向廖俊涛。

  “嗯,没关系的”廖俊涛看了一眼赵天宇跟孟子坤又看了一眼还在马伯骞怀里晕晕乎乎的周震南最终视线落到了旁边的毛不易身上。毛不易连忙开口“廖公子你别介意啊,天宇说话就是这样”毛不易替赵天宇说了几句场面话,又急忙给一脸懵的廖俊涛介绍在场各位“刚刚说话的是赵天宇,旁边的是孟子坤,那边坐在椅子上的是马伯骞,他抱着的是周震南”几个人挨个跟廖俊涛问了个好“这是廖家小公子,廖俊涛,是…….这次过来比试的人”毛不易又连忙给那几个人介绍廖俊涛。

  “你们好咯,我是廖俊涛,你们应该与我一般大,就不必连名带姓的叫了,叫我俊涛或是涛涛就好,虽然这次是来比试的,但我还是希望咱们能和谐相处,毕竟接下来的一个月我还想好过一点啦”廖俊涛笑盈盈的跟在座的几个人又介绍了一遍自己,两人两铃其实对廖俊涛挺有好感的,但是因为廖俊涛是来跟毛不易比赛的再加上他们几个实在是没时间去搭理廖俊涛,周震南这边还趴在马伯骞怀里晕的很,赵天宇那边正在安慰黑着脸吃醋的孟子坤,所以毛不易就只好先带廖俊涛去找一下周震南收拾出来的空房把衣服跟经文放下。

   到了房间廖俊涛说想先自己再收拾收拾所以毛不易就先回去找马伯骞他们,还没进正堂就听见赵天宇跟周震南撒娇的声音“马沙拉,我头好晕哦,好难受啊”周震南还没缓过来,小脑袋还埋在马伯骞怀里,时不时蹭蹭,马伯骞也只能一边“没事没事,一会就好了哈”安慰周震南一边给他顺毛。毛不易停在正堂门口准备观察观察。

  “坤儿~你别生气了嘛,我就是看那廖家公子眼熟才搭话的,你乖好不好”赵天宇现在整个人挂在孟子坤身上,孟子坤脸虽然还是很黑但是手却牢牢的抱住赵天宇生怕他掉下来“那你也不能就让他跟你回家啊,他没我好看呢没我高的”孟子坤特委屈的小声逼逼着。

   赵天宇一听乐了,准备皮一下子,“是啊,他还没有你黑那!”这不皮不知道一皮吓一跳,孟子坤本来就委屈刚刚赵天宇皮的那一下直戳孟子坤的伤疤,直接幻成了本体铃,赵树懒的人性树一下子消失了,差点摔地上,好歹站稳了脚才看到地上的墨铃,“完了!皮大发了!”赶紧把铃给拿起来捧手上。

    与此同时,马伯骞那边周震南感觉越来越晕,整个世界天旋地转的,一个没控制住也变成了本体铃,马伯骞感觉这刚刚还在自己怀里的小团子突然消失了,摸了摸才找着周震南本体赤铃,正拿起来准备揣自己怀里。

  “哇!”两人的动作同时被正堂门口的一声惊呼打断,两人齐抬头望惊呼的方向看,而毛不易也本能的转头向后看,结果就发现廖俊涛手里提留着之前买来的点心,眼睛瞪得贼大看着赵天宇跟马伯骞手里的铃。

   这个情形大约保持了三分钟,在毛不易的尴尬的笑声中被打破“呵…..呵呵,廖俊涛…..你怎么出来了”毛不易慌张的挡在廖俊涛眼前,企图挡住廖俊涛的视线,马伯骞跟赵天宇也赶紧把自己铃揣进怀里。
  “你…..不用挡了,我都看到了”廖俊涛绕过毛不易走到屋里把点心放到桌上,又回头看着还在愣着的三人。“嘿,廖家小公子,我跟你讲,你看错了,刚刚啥都没有,这都是幻觉,都是幻觉哈”赵天宇准备胡扯八扯的把这事糊弄过去,其他的两个人还在帮腔。

 “不可能咯,我看的真真切切”廖俊涛紧紧的盯着赵天宇,空气中的气氛降到冰点,然后廖俊涛“噗”的笑了一下“你们别这么紧张咯,我不会说出去的”廖俊涛觉得他们不信还站起来举起三根手指发誓。

   听到廖俊涛这么说,其他人才松了一口气,但是一想到廖俊涛是廖家派来比试的眼神中又带了三分警惕。

 “所以…铃真的可以成精?”廖俊涛小心翼翼的问着顺便打开了点心,淡淡的桂花香飘了出来。“对,铃可以修炼成人形的”这次是马伯骞先开口,他不喜欢成精这个词,说的跟他家南南是妖精一样(不就是吗???),而毛不易跟赵天宇则是被桂花香吸引,暗暗吞了口口水。“哇,这样啊,好神奇啊,以前都是听说,还是第一次见到哎”廖俊涛已经把包点心的纸完全打开了“来吃点点心吧,白傲霜点心铺的桂花糕。”

   赵天宇跟毛不易一听到召唤就窜过去拿了一块,特别是毛不易,就刚刚廖俊涛打开点心的时候毛不易就闻出来了,毛不易最爱吃的白家的桂花糕,坐回位置的时候还不忘给马伯骞那一块。当他们吃点心的时候廖俊涛找了一个座坐下,盯着毛不易吃东西。

 “哇,廖家小公子你竟然买到白家的桂花糕了哎,很难买到的”赵天宇在咽下一口桂花糕后对廖俊涛说,毛不易则是沉迷于桂花糕无法自拔。

 “还好啦,我去的时候她们已经快关门了,还剩最后一包就给我了。”廖俊涛笑了一下,看了一下被桂花糕噎到在捧着杯子喝水的毛不易,呵,鬼知道廖俊涛是排了多久才买到的。

 “那…这两个铃怎么办?”廖俊涛看毛不易跟赵天宇正吃的开心就转过来对拿了一块桂花糕的马伯骞说。

   “没事的,南南就是转晕了,一会就好,子坤是自己变回去生闷气了,天宇哄哄就好了。”马伯骞把桂花糕放在一个反过来的杯盖上,把怀中的赤铃拿出来。

  “对,这铃心是空的,没有重心,不能大转的,晕一点也不奇怪”廖俊涛盯着赤铃看了看。

  “哎,廖家小公子,你们比试的那铃呢?怎么不见你带来?”赵天宇在毛不易幽怨的眼神中把剩下的最后一块桂花糕咽了下去。

  “那个,刚刚都说好了嘛,不用叫我廖家小公子,叫俊涛就好,叫廖家小公子多麻烦啊。”廖俊涛笑着提醒了一下“铃不在我这,要等明天才能送来,你们也知道,廖家这次是一定要搞得所有人都知道才行的”

    桂花糕也吃完了,夜也已经深了,几人也就都回房睡觉去了,毕竟明天还要接那个神奇的铃呢。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