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傲殇

愿你此后无道阻且长,愿你事事安康。

护铃人

*ooc预警

*主毛桃/逃逸,带签证天子玩~

*可以当做一个神话故事???,反正蛮玄幻了,然后私设巨多。

*请多指教

一:http://naihe366.lofter.com/post/1f4d1074_ef486d72

二:http://naihe366.lofter.com/post/1f4d1074_ef484f0b

三.

    八年前是毛不易名声正旺的时候,每天去毛府上求护铃的人多的很,但是大多都让毛不易很不舒服,一个个把自己看的太高了,有几个钱就觉得自己好厉害,有好几个来找毛不易护铃也是不给毛不易好脸色,刚开始毛不易还能微笑面对应付应付,后来就开始怼人。但是总有一些人锲而不舍,天天舔着脸端着金子银子去毛府求毛不易,后来毛不易实在是不想看见那些人了就天天躲在赵天宇家或者是马伯骞家本来以为等过了这段风头就行了。

   那天他正在跟赵天宇学习打麻将时他们家一个小侍就匆匆的跑进来找毛不易说家里出事了,毛不易本来不打算去的,但是看着那人急就满头大汗嘴里还念叨这坏了坏了还有什么廖家公子什么不会响的铃,毛不易的兴趣倒是一下子上来了。

    这廖家他是知道的,在毛不易还没有出名之前,廖家可是护铃的一个大户人家,每天去求铃的也是数不胜数,特别是哪个廖家小公子好像叫什么“廖俊涛”,听说特别有悟性,毛不易好几次想去找他请教交谈都因为不熟而放下了。

   后来毛不易帮一户人家护了一次铃,没想到保了那户人家一次命,毛不易跟毛家的名声“唰”的一下就传开了,然后毛不易所听到的廖家消息就越来越少了,这次突然听到廖家公子还有那不会响的铃毛不易当然要回去看看。

    赵天宇听见了这稀奇的事儿也非要去,孟子坤跟周震南还好死不死的更好回来,听到这个消息后一人两铃死皮赖脸撒泼打滚说什么也要跟着去,毛不易拗不过他们就答应了,周震南又要去找马伯骞,所以他们去的就稍微晚了点。 

   刚进门毛不易就看到自己父母坐在正堂的两把椅子上,眉头紧皱,家里的仆人好像也很紧张,两侧的椅子上坐着两个男子一个比较老看着面相凶巴巴的,可能是因为等久了神色很不好,“这应该是廖家掌事的人吧”,而另一个比较年轻的给人感觉就很轻松,虽然穿着黑色的衣服,但是也衬得他更加皮肤白嫩,应该是骨相生得好,让人看着就打心眼里舒服“这应该是廖家小公子了吧,长得还挺好看的,应该不难相处”毛不易挨个在心底里打量。 

   毛不易一只脚刚踏进正堂所以人的目光就聚焦在毛不易的身上(幸运的视角,都为你聚焦233333)把毛不易吓得一得瑟,毛不易先是对自己父母行了个礼,然后开口问起来了事“父亲母亲,不知这么着急招孩儿回来是有什么急事吗?”毛不易语气镇定,丝毫不乱气场,倒是旁边的人沉不住气了

   “毛不易是吧,我们今天来就是来一决高下的”旁边稍年长的那人从椅子上站起来,气势看似很大,但是毛不易不知道为什么却是想笑,所以他努力憋着,脸都快憋红了,而一旁的两人两铃便开始往角落里移动,以一副看热闹的表情进入了待机模式,如果可以,他们四个可能已经拿出瓜子果盘开始吃了,毕竟这种场面他们陪了毛不易可不是一两次了,刚开始还挺着急,后来就干脆不管不顾看起戏来美其名曰“帮毛不易锻炼做人处事之道”

   “父亲母亲,这两位是谁啊”毛不易直接无视掉了那人刚刚的话。毛不易的母亲看着这样忙出来打圆场,她先让正堂里的闲杂人等都退下,然后指着年长的说“这位是廖家的主事人。”说完又指着年轻的说“这位是廖家公子”毛不易礼貌的像两人鞠了一躬,看似尊敬,那主事人的脸色倒是好看了点,但是接下来的话确实差点气死人,毛不易对毛母说“您早说嘛,要不然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跑到咱们家狺狺狂吠。”说完还用带有歉意的眼神做作的看了一眼廖家主事人,而廖主事人听了这话则是僵硬的站在一边,脸色可以说是比锅底还黑了。

   角落里的两人两铃已经开始小声笑了但是却提起几分警惕,他们看到了廖家主事人攥紧了手还有脸上硬扯出的不怀好意的笑容。

 “廖主事人,您跑到我家让我父母把我招过来不会就是为了站在这吧,要怎么一决高下就赶紧的说了吧,我时间很宝贵的,您也不是不知道多少人挤破了头求我,是吧。”说完还眯着眼笑了一下,毛不易好像就是要戳别人痛处一样,他知道廖家这次过来多半是因为廖家名声被毛家压下去这件事,所以他就偏要提一提,而且这个廖掌事人确实给毛不易感觉不好。

 “哼,我们知道毛家护铃厉害,但是我们廖家也不差,这次过来也没有恶意,就是想切磋切磋,刚好前几天我得到了一件奇物”说着廖掌事人便从衣袖里拿出只铃,粉色身下面吊着一串银叶子,小巧轻盈,可以说是很合毛不易眼缘了,毛家二老跟角落里看戏的两人目光也唰的被吸引,惹的两铃好不痛快。

   接着廖掌事人又开口“这铃啊是我花重金从一个老乞丐手里买下来的,这铃什么都好可是就是不会响”廖掌门人轻轻的摇了一下,确实是没有那理应响起的清脆铃声,“这样,我们两家一起护这个铃,一个月后,要是谁能护的这个铃响了,谁就能赢得这个铃”廖掌门人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毛不易却笑眯眯的开口了“只赌铃应该不是您所想要的吧。”“呵”廖掌门人冷笑一声“这大名鼎鼎的毛不易就是聪明,我们廖家当然不会只赌铃,这赢了的有铃可以领,这输了的就得有惩罚,谁要是输了就宣布永不再护铃”毛不易就知道这个廖掌门人没那么好打发,听了这句话就知道他来到底是干嘛的了。

     而毛家二老也是脸色一变,角落里的两人两铃更是按耐不住想打人,这不就是摆明的来断毛家后路的吗!“好啊,那就比吧”毛不易答应的干脆这倒是使廖家掌门人很意外“但是,为了公平公正,这一个月两家护铃的人得在我们毛家”廖家掌门人脸上神情很明显不服刚要开口质问就被毛不易接上了“您看,这铃是廖家带来的,规矩也廖家定的,要是场地也要廖家定岂不是太欺负我们毛家了,这传出去对廖家不好,再说了,这比试是廖家提出来的,目的是什么您自己也清楚,如果两家分开比,谁赢了都有可能会被传是不是动了什么手脚,倒不如就在一起,也少一些事,您说是吧。”廖家掌门人听了好像说的在理,“罢了罢了”听到这句毛家二老的脸色也才不那么紧张了。

    紧接着毛不易又走到了那位从头到尾一言不发的年轻人面前“你就是廖家公子廖俊涛吧。”“正是”廖俊涛好听的青年音又在毛不易心里加了不少好感“嗯,我是毛不易,接下来的一个月就是你要跟我比吧,请多指教哦”毛不易不用想都知道谁要跟他比,毕竟在他的印象里好像只听过廖家的廖俊涛“好咯”廖俊涛抬头冲毛不易微微一笑,毛不易才发现,廖俊涛的瞳孔颜色真好看,是浅棕色呐,而且廖俊涛给人感觉很温柔,应该不会太难相处。说完廖家掌门人就说要带廖俊涛回家取衣服跟护铃用的经文匆匆的走了。

评论(1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