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傲殇

愿你此后无道阻且长,愿你事事安康。

今天也是没电的一天

*ooc预警,请多指教

*一发完

*梗来源于 @白傲霜 跟我上学时的悲惨故事,感觉很可爱就写, 但是可能写出来不可爱。。。

  淡粉色的房间里,“就回来吧,回来吧,有人在等你啊~”从枕头底下传来的声音打扰了床上人的好梦。

  廖俊涛将被子蒙过头顶,两只手在空中还乱抓着,腿也在空中想给唱歌的人来了一个漂亮的回旋踢最后稳稳当当的落到了床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廖俊涛在从睡梦中醒来2、3分钟后大脑终于重启成功,把手机从粉嫩的枕头下面拿出来还没等着关上就看到了弹出来的指示条“今天要接阿毛上补习班咯,不能贪睡咯”廖俊涛本来还昏昏沉沉的脑子瞬间清醒。

  讲出来你可能不信,毛不易家跟廖俊涛家离得很近,毛不易家跟廖俊涛家关系很好,毛不易的粑粑麻麻跟廖俊涛的粑粑麻麻甚至是一起长大的,所以毛不易跟廖俊涛不但离的很近关系很好一起长大现在他们还要一起上补习班。毛不易家跟廖俊涛家不但想让他俩一起上补习班还想让他俩走上婚姻的殿堂。(误)

  其实廖俊涛压根就不用上什么补习班,只是廖俊涛的麻麻昨天在街上收到一张补习班的传单“免费试学一星期”这几个大字深深的吸引了廖麻麻的目光,于是廖麻麻就用柔(强)和(硬)的态度跟廖俊涛商(通)量(知)了一下关于补习班的事并让廖俊涛明天带上书包接上毛不易准时到补习班报道。

  什么?你问为什么毛不易会摊上这滩浑水?那是因为廖麻麻跟发传单的人多要了一张(笑)。

  收到母上大人命令的廖俊涛现在正在一边叼着面包一边看着手表一边与车库的门做斗争,一般关键时候的车库门总是比平常的时候难开,以往廖俊涛还不相信现在............嗯,这辈子都不会忘了。

  当廖俊涛吃完了嘴里的面包后车库门终于是在廖俊涛飞起的一脚下打开了,廖俊涛急忙走过去准备拿钥匙把电动车弄出去,但是廖俊涛却发现本来应该属于自己的钥匙的位置现在正插着另一把钥匙。

   这是.....电动车出轨了??(并不)

   然后廖俊涛就反应过来是自己家麻麻的那一把电动车钥匙,廖俊涛看了看自己手里光秃秃的钥匙又看了看电动车上带着粉嫩嫩的装饰物的钥匙,然后果断的扔掉了自己手里的钥匙。

  果然还是出轨的钥匙好看,不愧是廖家的电动车,品味不错。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廖俊涛骑着带着粉嫩嫩的钥匙的电动车欢快的走在去接毛不易的路上,清晨的空气中还带着昨夜的湿润,路边上的野花儿还带着露水正准备看是哪个不长眼的会一脚踩上来。野花旁边的苍天大树们也挺直了腰杆准备看是哪个倒霉的老大爷来沿着这条它们进行了一晚上呼吸作用的路晨跑。早起的鸟儿准备捉听了“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种鸡汤鬼话而早起的虫儿,早起的虫儿正一边在心里念着“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一边准备开始崭(被)新(捉)的一天。廖俊涛看着这祥和的景象心中不断感慨“生活真美好啊!”

   但是走着走着廖俊涛就发现好像不太对劲,这祥和的景象怎么这么长?廖俊涛记得这条路没有这么长啊,最后廖俊涛以“没睡清醒”为理由安慰了一下自己,继续上路。最后,当廖俊涛发现倒霉的晨起跑步的老大爷蹬着两条健壮的老腿从廖俊涛身边跑过去并很不屑的看了廖俊涛一眼后,廖俊涛不禁想为老大爷的速度欢呼“现在的老人真的是身强体魄啊!”并不)

  廖俊涛在哪一瞬间好像明白了什么,一颗冷汗从脸上滑落“不是吧,这种事我上补习班第一天就遇到了?”廖俊涛低头对上了电动车的功能指示板,原本显示电量的五颗红色小钻石在廖俊涛拧动车把时很任性的变成了两颗。    好卧槽,电动车快没电了。

  廖俊涛虽然刚睡醒的时候脑子不太好使,但是平时的时候转得很快,努力回想了一下早上的画面,判断出应该是昨天廖麻麻回来后忘记拔电动车钥匙也没有充电,然后电都跑光光了。

  嗯,果然出轨的电动车不是把好钥匙。(涛:对, 我就是想骂钥匙。)

  廖俊涛抬头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已经很接近毛不易家了,毛不易应该就在前面路右边的第三棵大树旁等着他,现在回家充电的话也来不及了,廖俊涛想了想昨天母上大人告诉他的补习班地址也不是太远,应该可以挺到哪里吧。 

  果不其然,廖俊涛走到第二棵大树旁的时候就看到了毛不易穿着昨天跟廖俊涛商量好的要一起穿的情侣格子衬衫,带着同款渔夫帽抱着书包站在第三棵树旁冲缓缓驶过去的廖俊涛一边招手一边笑,不知是不是早上的原因,红扑扑的脸显得格外好看。

  哦,我家毛毛真可爱。

  廖俊涛停到毛不易面前,“早上好啊阿毛”毛不易点了点头并把微微下滑的渔夫帽往上扶了扶然后回复廖俊涛“俊涛早上好~”奶乎乎的尾音让廖俊涛都快不忍心告诉他那个残忍的事实了。

  “嘿,阿毛,我跟你讲个事。”廖俊涛冲毛不易笑了一下,然后笑容逐渐变态。

   “嗯,俊涛你说”毛不易看着廖俊涛的笑容不觉背后一凉往后退了两步。

  “其实也没什么咯,就是,咱们的电动车可能需要休息一下,,,它可能是没电了”廖俊涛还是保持那个笑容看着毛不易。

   “........成吧,先走。”毛不易的嘴角抽搐了一会似乎想说出点什么,但是最后也只是逼出了这四个字,其他的话应该是收藏在记忆的扉页里了吧。

    一路上廖俊涛用小电驴带着毛不易晃晃悠悠的走在通往补习班的小路上,但是电动车越走越慢廖俊涛再一低头看到本来还有两个的红色小钻石现在已经变成一个了还暗噗噗的。

   呵,辣鸡钻石。

   廖俊涛停下车回过头,对上了毛不易发呆的眼神,廖俊涛做鬼脸企图引起毛不易的注意。

  “俊涛,你是面部抽筋了吗?”毛不易对廖俊涛轻轻的说。嗯,效果非常显著。

   “那也是没有的呢,阿毛,你多重来着?我记得......”廖俊涛看着毛不易肥嘟嘟的脸颊,回想了一下前几天翻出来的体检单上的数字,话音戛然而止。

     确认过眼神,是带不动的人。

   “算了,阿毛坐好了,咱们继续走咯。”廖俊涛真不指望毛不易两三天瘦十斤。

    虽然廖俊涛有心带毛不易到补习班,但是一辆小小的快要没有电的出过轨的电动车实在是带不动两个体重100+的男人,当廖俊涛绝望的想要无视掉自己弱小的力量,下车推着毛不易走时,眼睛瞟到了被闲置的电动车上自带的脚蹬子。

   耐斯啊 ,兄dei!廖俊涛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廖俊涛在确定前方无障碍物的情况下快速的回头看了一眼毛不易,嗯,很好,一如既往的在发呆,廖俊涛准备开始试试大胆的想法了。

   廖俊涛趁脚蹬子不注意咳咳...不是,是趁毛不易不注意两只脚快速的踩在了脚蹬子上,然后开始踩动,试图把摇摇欲坠的小电驴带动起来,还要保持上半身不动。

    廖俊涛一边踩一边心疼自己。“我容易吗我,接个孩子上学还要脚踩电动车,这是爱吗?是责任吗?不!是没电!没电啊!”

   廖俊涛这边在心里嚎叫着却感到背后传来一阵震动,抽空回头一看毛不易正咬着从头上摘下来的渔夫帽的帽檐注视着廖俊涛踩脚蹬子的脚憋笑憋的满脸通红跟小水蜜桃一样,实在是没有办法调静音了就只好开震动。

  廖俊涛回过头,努力忘掉路人奇怪的眼光和毛不易的震动感,顺便在内心里写下了一句独白“呵,毛不易。”

  终于,靠着廖俊涛强大的腿部肌肉跟电动车顽强的最后一丝电,他们成功的到达了补习班,虽然比预算的走路的时间还要长,并在全补习班老师和同学的注视下盯着“第一天上补习班就迟到”的名头做了自我介绍。

  廖俊涛:哦,今天也是没电的一天。.......等等,我为什么要说也(゚Д゚≡゚д゚)!?

评论(2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