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傲殇

愿你此后无道阻且长,愿你事事安康。

无题

 *ooc

*一发完

  清晨,熟悉的铃声将廖俊涛从睡梦中唤醒,廖俊涛有起床气但是并不严重,在床上做起来后立马就往洗手间跑,不是因为别的,因为今天他要跟毛不易出去“约会”。

   哦,对了,廖俊涛喜欢毛不易,是那种爱人之间的喜欢。 

  昨天晚上在廖俊涛将睡之际,一阵专属铃声从手机里传出,是廖俊涛给毛不易的特别关注,廖俊涛迫不及待的拿起手机,他已经将近两个星期没有讲过毛不易了,尽管毛不易还是跟他们住在一起,但是毛不易总是在凌晨一两点回来在四五点就又走了,等廖俊涛反应过来毛不易有回家时,能找到的就只有毛不易换下的衣服以及那留有淡淡的毛不易的味道的床被。

   打开手机,毛不易发来的消息是很显眼的特关加顶置,毛不易说明天下午请了半天假带廖俊涛跟钟易轩出去看电影顺便吃个饭,廖俊涛的嘴角难以抑制的上扬,虽然不是二人世界,但是四舍五入就是约会了。 廖俊涛在厕所里端详着自己的面容,原本清凉有神的大眼睛现在因为这几天熬夜写歌布满了血丝,眼眶下一片乌青,嘴巴因为没有水的滋润而干裂破皮,下巴上长满了胡渣,脸色也不好,新弄的长发造型此刻也因廖俊涛不老实的睡姿一缕一缕的沾在惨白的脸上。“太丑了吧,这样出去会给阿毛丢人的”廖俊涛这样想着。 

  廖俊涛先去洗了个澡,然后刮了胡子,敷了面膜还问王美人要了眼霜跟发胶,他忙忙碌碌了一中午,终于是把自己打扮的像个人样了,他又拉上王美人让王美人从他仅有的几件衣服中挑出最适合最好看的,等准备好这些已经快到了于毛不易约定的时间了,钟易轩因为嫌廖俊涛墨迹自己早早的吃完饭走了,廖俊涛也没有责怪小孩,毕竟他还只是个小孩。 廖俊涛连午饭都没吃就赶到了约定地点,还有8分钟才到约定时间,廖俊涛找了个长椅坐下,很奇怪他没有看到早到的钟易轩,“可能是去买什么东西了吧”廖俊涛这么想到。 

  廖俊涛注视着手机的时间,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廖俊涛也因为马上就可以见到毛不易而越来越激动,当他自己发现这个事后还自嘲没出息,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变得美好起来,但是时间到了,毛不易却没有出现,钟意轩也没有出现,廖俊涛感觉很奇怪,毛不易向来守时,这是怎么了?“可能是路上遇到事耽误了吧”廖俊涛一边想一边划开屏幕,那个熟悉的特关声音恰巧想起,廖俊涛连忙打开消息,里面的文字却让廖俊涛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俊涛抱歉啊,轩轩他胃不太舒服,可能是中午吃饭吃太快了,我先带他去医院了,电影你可以自己去取票了看”

  廖俊涛颤巍巍的用手滑动着手机,他反复读着那行文字试图再读出别的东西,可惜没有了。廖俊涛感觉自己很难受,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堵在廖俊涛胸口,是什么呢?“啊,是生气啊”廖俊涛突然惊奇的发现,他已经太久没有生气了,不是说他没有过,而是这世界不允许他有,从前无数次的波折把廖俊涛的棱角磨得太平太平,以至于当初他在节目被黑幕淘汰后还能够笑着安慰别人并且转身离场,他都已经忘记了自己原来还是会有情绪波动的。

  廖俊涛并没有去看那场电影,其实那场电影廖俊涛原本已经看过了,他甚至跟毛不易讲过,只是毛不易他记不住而已。

  廖俊涛回到家,客厅中空无一人,他走向洗手间,看着镜中的自己,整洁干净的衣服,脸色因为面膜跟眼霜的作用比早上要好得多,可是眼底却多了一丝疲惫,廖俊涛看看自己又想想早晨自己的激动与兴奋,不禁的笑了起来,“呵,太滑稽了吧。”

  廖俊涛洗了个澡,把衣服换回原来的衣服,他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