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傲殇

愿你此后无道阻且长,愿你事事安康。

阿毛

  廖俊涛不常吃醋,这点毛不易知道,但是廖俊涛吃醋的点却很奇怪。

  那次联排结束后,毛不易跟着廖俊涛回宿舍,途中廖俊涛的耳机掉在了现场就回去拿,让毛不易乖乖呆在原地等着,廖俊涛回来后毛不易正在跟一位工作人员聊天,其中一句很扎耳的落进了廖俊涛耳中

“阿毛,你这周的新歌很好听哎”

  廖俊涛介意的并不是毛不易跟别人聊天,他在意的是那句“阿毛”,这一直都只有廖俊涛用这个称呼,廖俊涛的理智瞬间就炸了,占有欲占据了他整个脑海,他低沉着脸走过去,拉过毛不易的手,对那位工作人员说了句抱歉就带着毛不易走了。

  回去的路上廖俊涛对毛不易的态度很冷淡,毛不易想靠一靠都不行,等进来宿舍,廖俊涛一下子把自己窝进被子里,过成一团,而毛不易在回来的路上就感觉不对了,这是咋?咋拿了个耳机就变了个人一样??

  后来毛不易强行把廖俊涛从杯子里拉出来,廖俊涛眼睛湿漉漉是,眼神委屈巴巴的看着毛不易,这把毛不易吓一跳,连忙问,咋了,廖俊涛这才开口说“他刚刚叫你阿毛了”毛不易一听这话才明白,内心不禁觉得有一丝好笑,廖俊涛这是吃醋了,连忙抱住廖俊涛,说“没事没事,以后都不让叫了,就你一个人叫,你都多大了,还跟个小孩一样”虽然是责备的话但是毛不易却是带笑说的,廖俊涛又闷闷的说“铁头很委屈,要亲亲才能好”毛不易就扒着廖俊涛的大脸吧唧了一口,廖俊涛瞬间就眉开眼笑了。

  后来除了廖俊涛就再也没人叫过毛不易“阿毛”了,毕竟毛不易亲自跑去一个一个嘱咐的。

ps:内什么,抱歉啊,最近一段时间在准备期末考,所以没有写。最近几天在写一篇长的一发完的文,估计要写很久,然后b窗口已经挺久没更了,准备更一波b窗口,这就算是一个计划吧,勉励自己暑假多写,加油!

评论(3)

热度(51)

  1. 阿易白傲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