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傲殇

愿你此后无道阻且长,愿你事事安康。

同桌关系(中)

*ooc预警

*请多指教

  毛不易跟廖俊涛的同桌关系也并不是一直维持着的。高三开学,一个假期没有跟毛不易见面的廖俊涛表示有点忐忑不安,他挺害怕毛不易又会变成他刚转来的那样,不过还好,当毛不易走进教室跟班里的同学打招呼,然后面带微笑的走向自己时,廖俊涛就知道毛不易没有变回去。

  刚开学肯定是要换座位的,由于班主任觉得让年级第一跟年级第二坐在一起太浪费学习资源,所以就把廖俊涛调到了另一个位置,给毛不易换了个同桌,当时老师宣布调座的时候班里的人都看到了毛不易黑的跟锅底一样的脸以及廖俊涛紧皱着眉头安抚毛不易的那只手,年级第一跟年纪第二的气场加到一起班里人表示受不了。

  其实毛不易在老师宣布调位的时候就想拒绝,但是廖俊涛却紧紧握住毛不易的手腕,一年的相处让这两人培养出了超出一年的默契,毛不易知道廖俊涛这是不让他说话,他就忍着。

    一下课毛不易就去了办公室,他想让老师把廖俊涛调回来,而老师则是以“有能力的要帮助能力较弱的,要为班里的每一位同学做贡献“为由拒绝了毛不易,毛不易急了,语气急切,用词可能也不再那么尊敬,他问老师为什么上学期就可以,这学期就不行?老师已经微微有动气的痕迹了,毛不易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敬,自己身为一个学生不应该用这种质问的语气对老师,忙对老师道歉,然后赶紧出了办公室。

  办公室门口廖俊涛早就在等着毛不易了,毛不易一出来,他就自然的抱住了毛不易,一边给他顺气,一边安慰他,语气温柔,让毛不易有点想哭,其实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他说他不想再去花一年接受一个新同桌了。

  上课前,毛不易跟在廖俊涛身后回到座位,表情坚定,眼眶红红的,而廖俊涛则是无奈的笑着,在他桌前说着什么,大家只见毛不易一会点头一会摇头,却没有一个人敢去打听。

  后来的毛不易就变得很奇怪,对别人还是好,对新同桌却是不怎么友好,动不动的讽刺同桌学习不好,写字不好,算题速度慢,解题过程复杂,单词也背不好,作文像是小学生写的,长得不好看,而且是用毛不易专属语气,别人都学不出来,而这个时候廖俊涛就会看着毛不易无奈的笑,有人问廖俊涛毛不易怎么了,廖俊涛也是笑而不答,直到把人笑的瘆得慌才罢休。

这个跟毛不易同桌的还是个挺玻璃心的妹子,终于有一天,在毛不易第15次嘲讽她解题慢后哭着跑到办公室跟老师说她不要跟毛不易同桌了,求老师换了他。老师也只当是同学间开玩笑没在意,只是说会考虑考虑就把妹子打发走了,毕竟毛不易可是学习好的好孩子。不过在后来的考试中这个好孩子可是给了老师一个大惊喜。

  “毛不易你来一下办公室”毛不易听着这意料之中的一句话,跟着去了办公室,办公室里空无一人。不出意料,劈头盖脸一顿骂,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准备了,但是还是被老师的音量吓得双手紧紧抓着衣角,眼圈迅速变红,毕竟是第一次挨骂嘛。

“毛不易你看看你考的成绩,这是第几名,你自己念一下”一张成绩单甩到毛不易面前,毛不易用扣红的手拿起来,瞟了一眼第一页的第一名“廖俊涛”,然后往后翻了几页

“第54名”毛不易轻轻的念到,心想自己就瞎鸡儿乱做了几道选择题竟然还不是倒一,有点开心。但是老师却不开心。

“你还好意思念出来,我都替你丢人,你看看你的试卷,那些题你不会吗,为什么不做?这是你这个年级第一该做的事吗?你真是白费了老师对你的期望”老师把毛不易各科卷子扔到地上,大多数一片空白。毛不易盯着卷子,看了一会。

“老师,您骂完了吗?”说罢抬起头冲老师笑了一下,红红的眼圈里是眼泪,但是毛不易极力的控着不让他掉下来,不知是生气还是在心疼自己的奖金,老师没有回答。

“老师,你看,现在我现在算不算是能力弱的了,那我能不能跟廖俊涛换回同桌了”一阵沉默后,带着哭腔的声音再次在办公室,老师看着眼前这个眯着眼正在笑眼泪却从眼角滑下的少年,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气也因为这个而消了一半,好啊,这个小孩这因为换座的事跟自己赌气啊。这时候也顾不上什么生气不生气了,毛不易这个样子确实是让人生气不起来,就让他回去了。

毛不易一出办公室的门就看到了正在等候的廖俊涛,一下子就扑进了廖俊涛怀里,眼泪开始不听指挥的流下来,果然,挨骂的滋味不好受。而廖俊涛在门外也是听到了里面的一切,毕竟老师声音那么大想不听见都难,廖俊涛也是心疼自家毛毛,赶紧给顺毛,顺了一会就听见毛不易还带着哭腔的声音“这次肯定能换回来了”,廖俊涛听完后嘴角翘起,一边肯定毛不易的话一边领着毛不易往厕所走,得先洗把脸啊,要不然毛毛这年级第一高冷的形象就不保了。

老师也不是那么不通人情的人,那天毛不易带着红彤彤的眼眶跟着廖俊涛回班后,老师就让他俩又换回了同桌。换回来以后毛不易的学习态度就非常端正,还去给那个女生道歉了,确实是毛不易自己心里过不去。而且下一次考试毛不易再一次回到了第一的位置,廖俊涛则是以第二名仅差2分的成绩紧随其后。

  整个高三老师再也没有给毛不易换过同桌,毕竟这换一次代价有点大,而廖俊涛跟毛不易也是乐得开心哦,同桌关系维持下去也是挺好。高三的紧张跟忙碌总是为了最后的一次考试,高考。

以毛不易跟廖俊涛的成绩进一个好的大学是稳稳的,所以他俩丝毫没有担心。当考场座号出来后廖俊涛惊奇的发现他跟毛毛竟然是同一考场,而且还是同桌的位置,当时廖俊涛就乐坏了,连忙告诉了毛不易,毛不易也是愣了一会开始跟着廖俊涛傻乐,班里人都以为他们引以为傲的第一第二坏掉了。

  他们那一届的高考算是比较简单的一届了,所以廖俊涛跟毛不易在考试的时候总能抽出空闲时间看对方一眼,十有八九会对上视线,这让监考老师差点以为他俩在靠眼神作弊,俩人都以一个相当好的成绩考上了同一所大学,他们选了同一个专业,同一个教室,同一个寝室,同一个教导员,他们又做了同桌,这一切都太巧了,巧到他们俩都以为这是做梦。

  那一天,他们俩走在校园的树林里,廖俊涛正在跟毛不易讲他打听到的有趣的事,惹得毛不易笑的直揉肚子,一阵铃声打断了廖俊涛的讲话,一切都像沙一样飘散,周围的树荫变得扭曲,渐渐的越来越淡,直到消失,而毛不易也随着变成了幻影,越走越远。

清晨,廖俊涛猛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连忙拿起日历看了看日期,是高二转学的第一天,一看时间已经快到上学的时间了,今天是转学的第一天可不能迟到呐,要给同学们留下好印象,廖俊涛换好衣服便随便叼了一片面包往外跑。

  “我刚刚做的那个梦好长好逼真啊,那个人叫什么来着?毛不易,对,是毛不易,但愿我能有一个像梦里的人一样的同桌关系吧“廖俊涛想着跟着老师走进了新教室,里面的吵闹声瞬间停止。

  “大家好,我是廖俊涛,是新来的,以后请高二一班的大家多多指教咯”廖俊涛穿着干净的校服,在讲台上做着自我介绍。

评论(1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