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傲殇

愿你此后无道阻且长,愿你事事安康。

同桌关系(上)

*ooc预警

*请多指教

“你听说了没,咱们班要来一个转学生了”“哎,我听说了,好像还长得挺帅的,还会弹吉他哎”“对啊对啊,有一点期待呐”周围叽叽喳喳的声音传入正在埋头做题的毛不易的耳朵里,太吵了,毛不易想。

  “大家好,我是廖俊涛,是新来的,以后请高二一班的大家多多指教咯”廖俊涛穿着干净的校服,在讲台上做着自我介绍,语调轻快,给人感觉很舒服,再加上俊朗的外表,自然是好感度加了不少分。

  老师让廖俊涛找一个空位子先坐下,班里的空位子一共就是两个,一个是班上一个可爱的妹子的旁边,另一个就是毛不易的旁边。妹子的旁边是空位子纯属是因为人不够了,但毛不易旁边的位子确实因为毛不易要做的复习资料太多了,所以多占了一个,在加上学习本来就好,所以老师也就没有管他,学习好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嘛,毕竟打高一开学就是级部第一了。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该选哪一个,但是廖俊涛却偏偏像是要不走寻常路,直接就略过了那个可爱的妹子直奔毛不易身旁,妹子好一阵失落。众人看着廖俊涛的行为,一边骂他傻,一边又可惜,又一个热脸要贴冷屁股的咯。

“你好,我是廖俊涛,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廖俊涛和善的问着眼前的人儿。只见那人连看都不看一眼,态度好像很不温和,并不想接受这个新同桌,就在大家都认为这是意料之中的时候,但毛不易突然把桌子上的复习资料全部放到了后桌上,然后面无表情的对后面的那个人说

“同学,麻烦能找个新位子吗,这个桌子我征用了”说完便微微一笑,级部第一的气场却大得吓人。做完以后,回头对廖俊涛说“我是毛不易”然后就继续埋头做题。后面的人学习本就不好,老师就让他跟可爱的妹子同位了,毕竟毛不易学习好,成绩好就是可以为所欲为,自己这个学期的奖金就靠毛不易保着了。

  在万众瞩目下,廖俊涛成功的与毛不易成为了同桌,廖俊涛趁着下课的时候迅速跟班里人混熟,毕竟长得帅就是有这种社交好处,他还以下一次给大家弹吉他为条件,打听了一下自己的同桌。

  级部第一,学神,巨牛逼,各科都擅长,就没有他思考一会搞不定的题,如果有,那就再思考一会。再难的考试每科成绩平均扣分不会超过8分,有人专门算过。对别人很冷淡,除了上课回答问题基本不会与人交流,连问题他都不会理你,每天就是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能跟他聊上几句天或者是能被他教一个题或者教他一个题,那么这个人可以靠这个吹整一个高中生涯,虽然还没人成功过。自此之后一个冷酷无情的学霸形象就这么在廖俊涛心中树立了起来。自己当初完全是因为毛不易看着可爱,比较容易相处才选的啊(讲真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在同桌的这几天里,廖俊涛发现毛不易并不是他们说的那么的冷酷难以接近啊,明明很可爱嘛,在思考的时候会咬笔,有时候做题做累了会趴在桌子上发呆,头上的呆毛会随着风吹过来一动一动的,搞的廖俊涛很想去戳一戳,白白胖胖的,脸经常是红扑扑的,明明就是一只奶团子嘛。平时班里因为一些事总是惹得老师发火,每次老师一发火声音就会特别大,然后毛不易就会因为被吓到而突然楞一下,然后就会紧张的扣手手,虽然这种事都不会扯到毛不易身上,但是他一定要愣一会,等把手扣红了才继续做题。

  廖俊涛今天有点惊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毛不易竟然主动跟自己说话了!!这代表了什么,代表廖俊涛可以吹一整个高中生涯了代表毛不易应该是开始接受他了(并不)。

  今天下午的自习课,学校因为有事,所以就不强制大家上晚自习,学校里大部分人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放松一下自己,毕竟高中这种机会难得。所以,教室里就只剩下了毛不易跟廖俊涛,毛不易是因为他对那些玩闹的不感兴趣,他只想学习,廖俊涛是因为他想看毛不易学习,廖俊涛对新鲜事物总是很关注。

  廖俊涛其实学习也挺不错的,在以前的学校也是考过第一第二,所以转来后的学业对于他来说并不难,于是他做完了就乖乖的趴在桌子上看毛不易做题,他看着黑色的签字笔在毛不易细长白净的手指中被捏着写下各种证明。

  毛不易做题的速度很快,正确率也很高,但是总是会有被卡住的时候,比如现在,他就被一道证明题给卡住了,那是一道山东省的高考题,题目说只添加一条辅助线,但是毛不易的思路却是添加三条,毛不易其实挺讨厌这种感觉的,就像是自己在一片雾蒙蒙的地方,仿佛看到了出路但是走过去才发现是幻影。但是又不想对一个题认输,这要是传出去多丢人啊(并不),毛不易就在这个题上耗了很久,廖俊涛看着他一直咬着那根笔,觉得不太对,就探过头去看了一下,哎,你说巧不巧,廖俊涛刚好很擅长这种证明题。

  “连接DH”廖俊涛快速的说出了辅助线的添加方式。这引来了毛不易的不解和疑惑。

   “你可以证证试试啊,反正你在这个题上花费的时间也不少了”说罢便对着毛不易甜甜的一笑,琥珀色的瞳孔在弯弯的眼睛里若隐若现。廖俊涛知道毛不易不信他,就让他试试咯。

  不到十分钟,那道大题就解出来了,毛不易都震惊了,这个题考的太巧了,隐藏条件太多了,竟然一时迷惑了他,但是更让他震惊的是廖俊涛竟然只是看了几分钟就解出来了。毛不易坚信他这是碰运气的,于是他又找出了另外几道题,一脸倔强的推给廖俊涛,廖俊涛见证了毛不易从疑惑到震惊的眼神,以及他从后面那一堆资料里翻出一本题,快速的翻找然后递给他,哦,他这是在确定自己是不是瞎猜的。

  廖俊涛接过题,一页上只有两个题,每个题都有解题过程,那个字迹是毛不易的,应该是专门练过,很好看,是老师阅卷的时候喜欢的字体。廖俊涛仔细的看了一下,嗯,解对了,但是太麻烦了。于是就自己在旁边开始解,不一会廖俊涛就把题解完了还给了毛不易。

  毛不易接过试卷,试卷上的字让他有点意外,虽然说不是特别好看吧,但是给人一种整洁规矩舒服的感觉,就像廖俊涛这个人一样。再看内容,好嘛,比毛不易自己写的少一半,而且结果还是正确的。他翻到后面的答案对照,竟然一分不扣!!这是个什么概念啊,就是只要这个人会做,时间够,他完全可以大题不丢分啊。这让年级第一的毛不易受到了一丝丝威胁,不过相对于这个,他还是更想了解一下这个新同桌。

  “那个...你叫廖....俊涛?”毛不易不确定的问到。

  “对咯,我叫廖俊涛,咱们都同桌好几天了”说罢便冲着毛不易笑了一下,眼中带着温柔,笑容也温柔,说话语气也温柔,毛不易也不知是太久没跟人交流还是被廖俊涛感染到了,本来就红噗噗的脸变的更红。

  “嗯..你很擅长这种题吗?”

  “也不是说擅长吧,就是不想写太多步骤而已咯”

  “嗯”

  然后毛不易就继续低下头做题,实则是在心里偷偷的鄙视了一下廖俊涛“明明就是擅长,还说什么不想写,真虚伪,哼”而廖俊涛则是很兴奋,“刚刚是毛不易除了转来那天第一次主动跟我说话哎,好激动哦”脸上的笑容也是更加的明显。可惜的是后来的几天毛不易再也没有跟他讲过话(可能是因为觉得你虚伪吧,233333)。

  高中生活总是在考试跟上课之间来回切换,廖俊涛刚转来两个星期就迎来了一场月考。考完后学生们都叫苦不迭,都在抱怨这老巫婆出题太难了。而毛不易却不受影响埋头做题,廖俊涛则是在歪着头看毛不易做题,好像这俩人没参加考试一样。这是有一段有趣的对话成功吸引了廖俊涛的注意。

“哎,你说这次考试这么难,毛不易最多能扣几分啊”

“那得看是哪一科啦,我赌这次毛不易数学扣的最多,最少5分,8分封顶”

“你这样多空口说多没意思啊,咱们来赌点真实的,我赌这次毛不易化学扣的最多,最少6分,10分封顶。输了三个星期值日,怎么样?”

“好啊,来就来,还有没有人跟了?”随后又是一阵喧哗。而廖俊涛则是暗自笑了笑,原来赌毛不易的成绩也是一种娱乐项目的吗。

  高中老师的效率总是很快,第二天本次月考的成绩单就被班主任捏在手里了。公布成绩的瞬间总是最刺激的,这次成绩的公布也是有很大的惊喜,班里第一名跟级部第一依旧是毛不易,这是肯定的,但是班里第二跟级部第二名就很有意思了,都是廖俊涛。

  这不禁引起了班里的一阵惊呼,就连毛不易听到都愣了一会,虽然说他知道廖俊涛成绩肯定不会很差,毕竟上次他还给自己讲过题,但是是刚转学来的,他实在没想到廖俊涛名次竟然能这么高,就连当时班主任拿到成绩单的时候都怀疑是不是打错了,毕竟她原本以为廖俊涛不垫底就不错了,老师还特意去看了一下廖俊涛的总成绩跟试卷。

  总成绩也是只跟毛不易差了两分,这是前所未有的。数学试卷上的字迹不算好看但是绝对工整,不到扣分的程度,思路清晰完整,一点多余的步骤都不写,一点扣分的空子都不留。再看其他课的试卷,也是没有太大的扣分里有,特别是语文,不知是廖俊涛自己刻苦还是怎的,扣分不太多,出乎意料的廖俊涛文采很好,可能扣分大多数在写字上,要不然可能就跟毛不易并列第一啊。

  班主任在确定了这个现实后,眼睛都笑没了,妈耶!级部第一第二都在自己班上,自己这学期的奖金还不得翻倍嘛。但是这次的题确实难,除了第一第二名,其他的都考得很差,年级第三就跟廖俊涛的分数差了很多。不过这也给老师们为这次出题难找了借口“题难?那为什么毛不易可以考高分。题难?为什么刚刚转来的廖俊涛可以考高分。其实题一点也不难,是你们自己不够努力!学得不够踏实,你要是真的学的牢,它再怎么考你,你都会!”只是说了一两句就没再说,毕竟高中没有那么多时间来说废话。

  下课后老师把成绩单贴到了门口,大家都争着抢着去看,有看自己的成绩,但大部分人是去看毛不易跟廖俊涛的成绩,教室里很乱,而两位当事人却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毛不易看着试卷,廖俊涛看着毛不易,温馨和谐,就像一家人一样。

  “嘿嘿,你看,这次毛不易数学扣了5分,你输了,三个星期的值日哈,不准反悔”

  “不就是值日吗,咱们有本事下次再赌”

  毛不易坐在凳子上,看着试卷,他这次的分数全部是扣在了后俩两道大题上,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扣分,他有认真听老师讲,但是老师讲的都是思路,这对毛不易没什么用。这时廖俊涛就很合时机的出现了。

  “毛毛你在看哪里扣的分吗”毛不易对廖俊涛突如其来的昵称搞得有点懵,反应过来后发现是在叫自己,但是这对毛不易来说有点太过亲昵,毕竟年级第一没有被人这么叫过,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廖俊涛

“毛毛你看我干嘛?”廖俊涛很显然明白毛不易的意思,但是他就是想叫

“你一定要这么叫我吗?”毛不易装作冷淡的回答,但是越来越红的脸还是出卖了他。

  “对咯,毛毛咱们不是同桌嘛,这样显得亲近一点咯,高贵”廖俊涛仿佛开玩笑一样的话语成功的换来了毛不易的一声冷哼。没关系,以后会好的,廖俊涛这样安慰自己,顺便把头凑到试卷上,看了一下,几下就把毛不易扣分的点说出来了,毛不易转头看了看他的试卷,扣了6分,难题跟大题一分没扣,但是却错了前两个最简单的选择,这让毛不易有点疑惑,他还是没忍住多年没有躁动的好奇心

“廖俊涛你怎么会错这两个题,你可以考满分的”

“啊,我有阅读障碍咯,一不小心就看错了”

“那你大题为啥不错?”

“不知道哎,可能是比较简单吧”

  毛不易惊呆了,廖俊涛竟然用简单来形容后面的大题!这套题难度不小,就连毛不易当初做的时候也有点被难住,他竟然说简单!毛不易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又捏了捏廖俊涛的脸,廖俊涛的脸捏起来软软的,但是这一举动有点吓到廖俊涛,当然在明白毛不易没有恶意后觉得有点可爱就任他捏,毛不易掐完以后开始沉思“没错啊,都是人啊,都是肉做的啊,咋他就觉得简单那?”他思考了好久甚至是上课做完了课堂作业顺便做完一套卷子后又开始思考。就在他思考的那段时间,班里炸锅了,他们刚刚看见了什么?向来不苟言笑不与别人交往的年级第一捏!了!他!同!桌!的!脸!

  整个班都以一种看神仙的眼神看着他俩,哦,这是什么神奇的同桌组合啊。

  廖俊涛跟毛不易的关系也在那次捏脸后越来越好,比如廖俊涛叫毛不易毛毛的时候他会答应了,平时看到有意思的题会叫廖俊涛看一看,虽然还是很少说话。后来一次廖俊涛叫毛不易一起去吃饭后,毛不易就开始有一点粘着廖俊涛了,平时愿意跟廖俊涛在一起,话也变得多了,这个过程中廖俊涛发现毛不易并没有那么高冷,他也喜欢听同学们聊天,喜欢开玩笑怼人,而且总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梗,刚开始还是只对廖俊涛一个人,后来在廖俊涛的带领下就演变成了全班,这时候班上的人发现原来年级第一也是有一颗有趣的灵魂的。

  在廖俊涛带着毛不易融入同学的圈子的时候,他问毛不易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跟同学们混熟一点,毛不易摇摇头,可怜巴巴的说他听不懂他们的梗,不敢说话,怕丢人。所以廖俊涛在毛不易刚刚开始跟同学说话的阶段,会时刻在他旁边,替他挡掉一些毛不易不知道的梗,再抛一些毛不易自己的梗给他,比如“记忆的扉页”什么的,好让气氛活跃起来。

全班甚至是全学校都知道,高二级部的第一第二关系超好,只要有廖俊涛在毛不易就会很喜欢怼人,班里人还给他起了个外号“毛怼怼”但是一旦廖俊涛不在身边,“毛怼怼”就会变成“毛怂怂”,但是“毛怂怂”至少比那个不愿意交流或者说是不敢交流的毛不易好。

下:http://naihe366.lofter.com/post/1f4d1074_ee92e67d

 (本来是一篇的,但是LOFTER说有敏感词不让发,所以分两次)

评论(9)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