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傲殇

愿你此后无道阻且长,愿你事事安康。

《当你冷的时候,你的男票会给你暖手吗?》

*今天也是土味清话大洋哥鸭
*卜凡凡今天卑微了吗?
   寒冷的冬天,大多数地方都逃不过低温来袭,爱豆这一行讲究的就是人前光鲜靓丽,所以在一个个精美的舞台和一张张炫酷的图片后面都会是一个,哦不,也有可能是四个瑟缩成一团的小鸡仔儿。

【洋灵】

   灵超瑟瑟发抖的裹着全组唯二一件军大衣抱了杯热牛奶乖乖的坐在正对着空调的角落里,丝毫没有发现有一个和他一样瑟瑟发抖的一米八八不明无物体向他靠近。

“嘛那小窄肩?”

“洋哥,我冷冷冷冷冷!”

“呦,哥哥这儿也冷,你大衣分我一半。快快快,往那边靠靠。”

“行吧,你这个木子洋不太行,还跟你弟弟抢衣服。”

“哪能啊,我木子洋坤音第一灵吹,不疼弟弟?没听说过!”

“哼……洋哥,我手冷,你看都冻红了。”

“哎哟,我看看,呵!是挺红的,来洋哥给你暖暖,你把手伸我袖子了,我这次衣服袖子又长又厚。”

“嗯~是挺暖和的……洋哥你觉不觉得咱俩现在很像连体婴儿?”

“难道以前还不够像吗?不能够!小弟你耳朵好红啊,冷不冷?洋哥给你暖暖?”

“哎!哎哎哎!你别,你别抱着我,我的天这么多人呢!”

“小弟,你别说话,把耳朵贴我胸上。”

“木子洋你干嘛!”

“小弟你仔细的感受一下,暖不暖和?”

“嗯,是挺暖和的,洋哥你心跳的好快啊。”

“小弟你知道为什么吗?”

“……”

“因为这里有你,所以跳动,因这里有你,所以温暖。”

“洋哥……好。”

【卜岳】

卜凡裹着全组另一件军大衣瑟缩在另一个没有空调的角落里,一边欣赏了“绝美老岳,在线性感”的拍照,一面窥探了洋灵的感人爱情,不禁想痛哭流涕free一段,但是哆哆嗦缩拍完下场岳明辉成功吸引了卜凡的注意

“老岳你拍完了!快快快,把大衣披上,别冻着。”

“哟,谢谢我们凡砸,知道心疼哥哥。那两个小没良心的,就知道自己美呢。”

“嘿,哥哥,你刚刚那组图一定很好看,我刚刚看着你的嘴唇,都想跟你产生无限的绯闻!”

“呀,谢谢我们凡砸夸奖,绯闻就算了,使卜得使卜的。”

“行吧……老岳,我冷。”

“你冷啊,要不我把大衣还给你吧,我刚刚看见那边有两块铁,我去举举热热身。”

“卜了卜了,老岳你还是披着吧,还有你的岳妻们让我监督你,不让你举铁。”

“那肯定是不能听他们的,举铁是必须的,这辈子不可能放弃举铁的,我感觉最近都压不住你了!”

“你本来就压不住我啊……”

“嗯?”

“没……没啥。”

“凡砸!你手咋红红的!”

“啊?可能是冻的吧。”

“都冻红了啊,我们凡砸可真可怜,来把手拿出来。”

“干嘛?你是不是想给我暖手!”

“不是,我跟你说,咱们让手暖和起来都需要热量是吧,理论上来说产生热量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传递一种是自生,传递是在自生的基础上把热量从一种物体传递到另一种物体上,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热量的那个物体也要自行消耗一部分热量……”

“老岳,我”

“凡砸你先听我说哈,这个传递热量的物体要保留一部分热量来确保自身能完成基本的胜利活动,所以传递出去的热量会比自生的热量少的多,所以咱们聪明人都是选择自生热量,自己搓手要不相互握着暖手暖和的快,傻子才在两种方式里选传递呢,你说是不是!”

“……对不起,打扰了,骚卜过,根本骚卜过”

“哎!凡砸你别走啊!”

“……”

“不是,你有话跟哥哥说啊,别哭丧着脸,跟个哈士奇失宠一样。”

“也差不多了,我没事,你看我笑的多开心,八颗牙齿都露出来了!”

“得,您受了神通吧,你这牙呲的我感觉我快被你吃了。”

“老岳……”

“委屈啦?真委屈啦?行吧,那我就当回傻子吧,来把手拿过来,哥哥给你暖暖!”

“嘿……嘿嘿”

卜凡:这个冬天卜太冷!

ps.

老岳的话我瞎鸡儿扯的,表当真

评论(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