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傲殇

愿你此后无道阻且长,愿你事事安康。

一更甜(初雪)

*不会起名的一篇,偏古风。

*一发完

*设定,洋哥李公子,李英超李家捡来的二公子

 

  铃月园里,细雪初下,深秋新植的梅花悄然盛开,点点红梅缀在白雪中,空气中尽是沾着凛冽雪气淡淡的梅香,天气太冷,几个新出世的小丫鬟叽叽喳喳的站在偏屋房檐下朝园中看着。

  李振洋步伐急促的走进来,披着斗篷的宽肩扫落了几朵红梅上的雪,更显得生机盎然,可惜无人欣赏,李振洋朝那几个丫鬟站的地方拋了个眼神,激起不少水花,惜的李振洋没空理她们,他现在得先去哄他的小祖宗。

  李振洋推开门走进屋内,原本微暗的外间点着红烛,灯火通明,一看就是他的小祖宗李英超吩咐下去干的,李英超就是受不的一丁点的暗。

  外间原本急着往外看的大丫鬟白霜一看门开了就连忙上去接了李振洋身上的斗篷“哎呀我的爷您可算是来了。”白霜把斗篷上的雪拿手弹了弹“您可快去看看灵哥儿吧,现在脾气正大着呢。”灵是李振洋送给李英超的字,很配李英超。白霜嘴里随时抱怨但是语气却带了点宠溺“今儿早上穿完衣后知道您一晚上没回来,整个人都跟蔫儿似的,早饭也就只吃了些粥就回里屋去了,一句话不说也不让进的。”李振洋冲白霜挥了挥手,便麻利的往李英超里屋走。

   李英超原本正倚着紫蓝底祥云样的被子脸对着外卧在床上呢,见李振洋走进来便翻了个身脸对内后脊梁对着李振洋,明显的小孩子气,李振洋看着觉着好笑。

   “哟,这是谁把咱们灵哥儿给惹着了?”李振洋笑着逗弄他,李英超没理他,还是那副模样李振洋搓了搓刚刚一路过来被寒风亲吻的手“这怎么的还不理人了呢,哥哥这一路回来手都冻僵了,你也不心疼心疼心疼哥哥。”李英超把头稍稍往后一转撇了一眼李振洋冻红的手喊了一句“彩云,那个暖炉来,可别把这位爷冻住了!”

      门外的叫彩云丫鬟正准备把暖炉给李振洋送过来,听见传呼便要推门进来,门推到一半就看见李振洋冲她摆摆手,彩云就识趣的点了点头退了回去。

     李振洋搓着手往李英超这边靠,到了床边便一屁股坐下“怎么了,生气啦?”也不管李英超答不答,两只冰冰凉的手就贴在了李英超带着点红润的脸上。

   “啊!你干什么啊!”李英超杏仁眼瞪的大大的眉毛皱在一起盯着李振洋,手抓着李振洋的手腕就往下扯还一边嚷着“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动人家脸呢!你这个不安分的手!真该给你找个链子拴上!”

   李振洋随着李英超把手扯下了转了个弯大手便逮住了李英超白嫩的手,紧紧的抓住不放“灵儿你别生气,我现在不是老实了吗。”整个家里只有李振洋这么叫李英超,李英超一听心就软下来了,装模作样的试探把手往外抽了几下便不动了,但李振洋的劲儿太大了,他折腾了两下手没抽出来倒是给自己手腕子给拽疼了“你放开啊,这大白天的你这样……叫丫鬟们看见怎的好?”

    李振洋被骂了也不恼,反倒笑得更开了“我跟你这样她们也没少看,我又没跟个姑娘家这样,还是说我们灵哥儿是个姑娘家家的?”李英超一听脸上挂不住了“我这儿不是个姑娘,怕不是让你失望了,再说了您昨个儿晚上不是找了什么岳姑娘卜姑娘玩儿去了吗?”

   李振洋把李英超的手包在手里摩挲,一边笑骂他“嘿,你这混小子又讲你岳叔和你凡哥,你要是让你岳叔听见非得跟你扯上半个时辰伦理,非把你耳朵磨出茧不可。”李英超抬眼看了一下李振洋“怎的?许他们平日子里拿我说笑,不许的我讲句他们了。”说完便低下眼哼哼唧唧的说着“那你昨个晚上也不知道让那家楼里的姑娘给勾了魂去了,竟一晚上没回来。”

   李振洋听着身旁人的念叨又忍不住轻笑出声“我怎么闻着这屋子里有股酸味呐?”李英超抽出一只被搓的热热的手,耍性子的拍了一下李振洋的胸膛“你就晓得戏弄我!明知道我醋这个……”李振洋把那只逃离禁锢的手捉回去一个指纹一个指纹的描绘。

   “哎哟我是小祖宗,我哪敢让你醋啊,昨个晚上你岳叔的表兄从南城过来,说你哥哥我长的好看,拉我去撑个门面,我就想着这也没有小孩你去了也是怪无趣的,你又不准的吃酒,也就没叫你。”

   李英超听着那话明显是不服“谁说我不能吃的!上次年夜饭放完炮仗后我可是吃了三盅呢!”李振洋连忙牵着手给小孩顺毛,嘴上却不饶人“是是是,回去全吐你哥哥我的衣服上了,那可是上好的锦绣缎子啊。”李英超感觉脸热热的。

   “那我现在把衣服配给你啊,彩云去挑两匹上好的锦绣缎子给他拿回去,还清了这批帐”李振洋见李英超动真格了“好啦好啦,我的小祖宗,你且留着到年末的时候去做两身一样的衣裳,过年出去的时候你一身我一身岂不是更好?”

   “哼”李英超又低下头哼哼唧唧“行吧,那你昨天晚上倒是吃了一晚上的酒啊,这表兄酒量可真好!”李振洋见李英超给了台阶下,也就适可而止了“哪能啊,没这回儿子事儿,昨天吃完酒也挺晚了,又下着雪,你岳叔留下我了,怕我不安全,我就让你岳叔给我找了间没人的偏房睡了,这不今早上就赶回来了嘛。”李振洋特地咬重了“没人”这两个字,生怕自己小祖宗误会什么。

   李英超听着李振洋的话满意的点点头“行吧,暂且信了你了。”“哎,谢谢我们灵哥儿。”

   李振洋把李英超从床上拉起来“你看外面的梅花好看吗?”李英超垫着脚往外看“嘿,是挺好看的。”李振洋看着眼前的小孩“嗯,我觉得没有你好看。”李英超带着笑意瞪了李振洋一眼“你就知道拿这些话来哄我,走了走了,出去赏梅去咯。”

   李英超说完就往外跑,也没穿斗篷也没拿暖炉,李振洋和拿着斗篷和暖炉的白霜在后面喊“您可慢着点儿,且把斗篷穿上呀!”

end。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