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傲殇

愿你此后无道阻且长,愿你事事安康。

童·钟易轩·传(上)

*ooc慎入

*复习文言文后的产物

*自闭太久,搞篇沙雕文顺顺。

   大家好,我是钟易轩,没错,就那个湖南的钟家的小孩。

   讲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被两个豪贼劫持辽。

   是这样的,我今天早上高高兴兴的拿着我娘刚烙好的馅饼赶着我的钟易猪,就是我们家的猪,它当时来我们家的时候才不大一点子,都是我一鞭子一鞭子……不是,我是说都是我一缸水一捧猪饲料把它拉扯这么大的。

   咳咳,回归正题,我早上左手拿着烙饼右手赶着猪往东边坡上的跑,那里的土地又松又软钟易猪可喜欢在哪里打滚了,还没到的时候我就发现我身后好像有人。

   我往后看一眼,啧,这是要团伙作绑架案啊。

   啥?你问我咋知道的,我的老天野啊,你见过一棵树上长了两个脑袋的吗?而且还是并列的那种,后面那个人半个身子都露出来了好吗,而且最最最重要的是,你见过对我这么可爱的赶猪(不是)小朋友没有想法的人嘛?没有!没听说过!

   我转过头看着在土坡上撒泼打滚的钟易猪心中碎碎念道“我三岁下地骑过狗,七岁就抓着隔壁赵家的猫狂吸,我能怕这个?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慌的。”

   三分钟后,我后悔了,我慌的一批。

他妈的谁能想到这两个龟孙用迷药?还是慢性只迷身体不迷意识那种……于是我眼睁睁感受到自己的四肢无力然后一个没支撑住倒地了……还他妈是脸着地。

   眼皮因为迷药的原因没法张开,要不然我一定用我的卡姿兰大眼睛瞪死他们,老子的脸啊,日。

   我感受到那两个人将我扶起来,不,准确是一个人将我扶起来了,至于另一个人,我根据钟易猪的哼哼声他应该在给钟易猪挠肚子吧。

那个人给我反捆上双手嘴里塞了块破布

   emmmm这破布还挺好闻,一股奶香味,莫不是个小奶狗小哥哥?我不禁在心里嘿嘿嘿了。

   那个奶香的小哥哥让我靠着后面的一个石头坐着,可能是想等我药效过去再走吧,毕竟我心里对我的体重还是有点b数的。于是我就静静的正大光明的偷听(不是)那两个小哥哥的对话。

  “俊涛,你快过来看,这只猪好可爱~”一个略低沉的声音朝这边小声的喊,应该是之前在逗钟易猪的那个人,没想到也是个小哥哥嘿,我听到走路声逐渐远离一起远离的还有小声絮叨的几句清亮的“来咯来咯”。

   从右前方传来的笑声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我差点又睡着了,期间钟易猪传来的哼哼声让我有点生气。

   嘿小猪崽子我养了你这么多年,我被绑架的时候你就是这么对我的,道理我都懂,你能把你的猪嘴闭上嘛!

   可能是两个小哥哥玩够了,终于想起我这个大活人了,我听着脚步声向我靠近,他们应该自动我已经醒了,轻轻的叫了我两声

  “嘿,小黑孩。”……对不起,我现在运用毕生绝学挣开绳子去打死他们俩还来得及吗?

   我强忍着内心的难过与愤怒睁开了满含着希(恶)望(毒)与光(恨)明(意)的眼睛“……”我本来想大骂他们一顿然后我沉默了,对不起,我下不去口。

   这两个小哥哥不禁有点可爱,还有点好看。

   最前边那个白皮小哥哥眼睛可真好看是太阳的颜色,而且还奶香奶香的,最重要的是真的白,都快反光了。

   后面那个小哥哥好像有点害羞,一直往奶香奶香的小哥哥身后躲,时不时抬头看一眼,我的天呐,他的手还掠着前面小哥哥的衣角嘿!

   我直盯着眼前的两个人看,努力不让自己发出痴笑,然后我听见前面奶香的小哥哥对后面的小哥哥说小声的逼逼“阿毛,你说是不是咱们把药买错了,把孩子给熏傻咯。”后面的小哥哥还配合的点了点头“我觉得是。”

   是你老母哦,小赤佬,咳咳不好意思串台了。

   我湖南高贵小王子那受得了这个当时我就怼回去了“不好意思,那什么你们说我傻的时间可不可以小点声,我听到了很尴尬的。”说完还眨巴眨巴我的卡姿兰大眼睛。

   什么?你说我怼的不强烈?你不知道现在流行用最怂的语气说最恨的话嘛!我这叫笑里藏刀,呵,你们这种平凡的人不可能懂我这种小王子的。

   我看着眼前奶香奶香的小哥哥嘴角抽搐了一下,后面的那个嘴角疯狂他妈的抽搐我就有一点点想否定他俩是要劫持我的豪贼的事了。

   “不好意思两位,您们是来绑架我的嘛?”我好心的提醒他们,尾音特地带上了一丝丝颤抖来让自己产生一种即将被绑架的恐惧感,我怕我不让自己入戏深一点一会就该笑出来了。

   那两个小哥哥好像终于想起他们的正事了,那个奶香奶香的小哥哥急忙点头说“对对,我们是来绑架你的!”还露出两个小酒窝,哦~我感觉我快爱上他了,后面的那个小哥哥轻轻的打了一下前面的小哥哥“俊涛,不可以说出来,这是个秘密,说出来他就要跑啦!”前面奶香的小哥哥皱了皱眉“好像是这样的。”

   我努力的忍住自己疯狂他妈上扬的嘴角,这两个绑匪怎么回事啊,说话的逻辑缜密警觉性高的绑匪呢?真是太差(可)劲(爱)了!

   我还是准备试探一下这两个豪贼的警觉性“两位小哥哥,你们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嘛?”前面奶香奶香的小哥哥上下打量了一下我,回头悄悄的跟那个小哥哥说了些什么,本来是悄悄话,可是被我听见了,没有办法太高贵了。

   我仔细的倾听对话内容“阿毛,这个小黑孩叫什么来着?”我原本微笑中带着一丝丝伪装出来的害怕和一丝丝虚伪的恭维伴随着大脑接受到这句信息僵硬在脸上。

   不是,你怎么回事小老弟,你绑我都不知道我叫什么的啊,名字都不记的吗?记个名字是会让你黑成我这个肤色还是怎样,太不尊重我了吧!

   嘤嘤嘤,小王子委屈。

   但是为了试(私)探(心)我还是继续听下去了“钟易轩”后面的小哥哥轻声细语的回答了他,“钟什么轩?”我觉得这个奶香的小哥哥记性不太好“钟易轩”后面的小哥哥有耐着性子回答了一……不是,又回答了好几遍,“钟易什么?”“钟易轩”“什么易轩?”“钟易轩”

   对不起,我现在不但觉得他耳朵不好使,我觉得他脑子也有点事儿了。

  “得嘞,您二位先打住吧!”我努力让我的小黑脸露出微笑,顺便寻思一下我这一口京片子味那来的。两位还在对话的小哥哥住了嘴还满带歉意的看着我,哇,我当时火……就下去了,行吧,你长的好看你做啥都对。

  “你看,你们都知道我名字了,那是不是应该礼尚往来一下?”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得知道他们俩名字到时候才能撮合他俩成亲……不是,我是说才能在我逃离后报官,逮了这俩人贩子。

   “哦,好,我叫廖俊涛,是不是很高贵咯~”前面奶香奶香的小哥哥开口说,我才发现他眯着眼笑的时候真的像只小猫一样,后面的小哥哥也说了,他声音好轻又低沉差点就要被吹过来的微风给撞散了,幸好我即使拦住了微风,他说他叫毛不易。

   “行吧,那知道名字就是朋友了,你得告诉我你们绑我是干嘛的?”我也不知道我这是什么破逻辑,没办法,都说出来了先紧着用吧。

   “啊,是有人让我们来的,要带到武汉去,还提示不能让你跑了还要活的,新鲜的!”这次是后面的,啊不,这毛不易开的口,廖俊涛把毛不易从身后牵到身侧,明晃晃的十指相扣。

    啥?你说我为什么不问他俩关系?你觉得从我睁眼开始他俩就一直牵着手还能是啥关系,哦,现在廖俊涛挪到毛不易身后把他抱住了,谢特。

   “嘶~没想到我都低调这么多年了,还有人贪图我的美色。”我不禁感叹了一下“你可清醒点吧,成年了嘛你,还美色,贪图猪色还差不多,就你这样晚上能看的找你吗?”

   我隐隐约约听到了毛不易对我的吐槽?是我的错觉吗?我自己骗自己~

   “对,就是你的错觉,那什么天色也不早了,咱快点上路吧。”一直趴在毛不易身后的廖俊涛抬起头说了句话,又吸了两口毛不易牵着手领着我身上的绳子,毛不易去赶上钟易猪就准备上路。

   “球斗嘛得,我有一个请求!”紧急关头我想起了一件事 “能不能把钟易猪赶回家再让我给家里写封信。”我又眨巴了一下我的卡姿兰大眼。“好咯,莫得问题~”廖俊涛欢快的不知道从那里拿出纸和碳笔给我,我看着手中的炭笔观察了一下,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对面腻腻歪歪的俩人,没有多说,最后潇洒在纸上写了几个大字“出去游玩,勿念,很快回。”最后还特别注释了我的大名。

    你不要问我哪里来的勇气说很快回来,不是梁静茹,是来自小王子的直觉。

   我亲眼看着钟易猪叼着我的信进了家门,随后跟着毛不易和廖俊涛踏上了被绑之路。

   我还顺带问了一下“涛涛~”是的,短短这么点时间我就已经利用我的人格魅力和毛不易廖俊涛混熟让他们给我解了绳子还改了称呼,高贵~

  “你们这是第一次绑架吧。”廖俊涛牵着毛不易边走手边晃“对咯,是第一次咯。”

   行吧,讲出来你可能不行,我被一个……啊不,两个第一次绑架的人劫持了,还是我心肝情愿的那种。

――――

2333,感觉又臭不长还不好笑,下也不知道啥时候出来,人生无望,自闭了自闭了。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