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傲殇

愿你此后无道阻且长,愿你事事安康。

护铃人(番外完结)

*终于结束惹。

*ooc预警

*主毛桃/逃逸,带签证天子玩~

*可以当做一个神话故事???,反正蛮玄幻了,然后私设巨多。

*请多指教

*前文:傲殇的心血

 其实压根连一个星期都不用等,在毛不易抱着小团子睡了一晚上后,就发现小团子一夜之间长大了好多而且会开口说话还会走路了,估摸着已经是三四岁的模样了,刚睡醒的小团子奶乎乎的趴在毛不易怀里软软的奶音说“毛,饿惹,起床趴。”毛不易还迷迷糊糊的在梦乡里听到声音还以为在做梦被吓了一跳。

  不但毛不易吓了一跳,其他人也是,赵天宇给送衣服过来的时候甚至觉得毛不易是不是嫌一个星期太慢偷偷给小团子吃激素了,最后被求生欲极强的孟子坤扼住了命运的喉咙。

  对此,毛不易表示“幸福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可能是继主原因,小团子...啊不,这时候应该叫小俊涛了,小俊涛长得可以说是缩小版的廖俊涛,而且是优先保存记忆,所以他记得所有人的名字而且念得明明白白甚至是一些事都记得清清楚楚,但就是不肯叫毛不易的名字,每每提到毛不易都只说“毛”,毛不易几次纠正过可以叫不易也可以叫毛毛但是不能只念一个姓,小俊涛奶声奶气的抱着那粉铃问为什么,毛不易说“因为姓毛的有很多啊,这样就不知道叫谁了”在小俊涛皱着眉头想了好久一会终于一本正经的叫了句“阿毛”。

  毛不易听着比廖俊涛青涩几分的声线唤了一声阿毛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挣脱了束缚往下坠,眼泪填满了眼眶,毛不易努力想让自己保持冷静,但是声音还是带上了苦涩“哎,我在。”   只是一个午饭的时间,毛不易就看着小俊涛身上的衣服越来越短,毛不易跟着天宇去取衣服回来的时候小俊涛已经是八九岁的样子了。

  俗话说得好,小孩子七岁八岁狗也嫌,小俊涛现在就处于这个状态,小孩子呀皮的很,不是围着周震南跑喊小短腿就是围着孟子坤转喊大黑鬼,啧,要不是有马伯骞和赵天宇控制着他俩可能小俊涛又要进行一次继主了。

  小俊涛性格开朗,不愿意闷在家里,就跑出去跟外面的小孩子玩,捉迷藏啊跳皮筋啊还很喜欢踢皮球,一边踢还要一边喊“阿毛的肚子像皮球,一脚踢到大高楼。”毛不易一直以不想丧夫为由压制了一下午。

  小孩子喜欢到处乱跑,而且一跑就跑丢了,都傍晚了几人还在门外等着小俊涛回家,毛不易急得团团转,各个地方都找了就是没找到。月亮挂在黑墨般的天空,显得孤立无援。

  原本坐在门槛上的毛不易突然站了起来,啥也没说就往屋里冲,谁都喊不住。毛不易站在自己的门前,不知是否该进去。刚刚他坐在哪里突然就觉得心中的焦虑感消失了反倒是觉得有人回来了,有一种急切感让毛不易往房里跑,他仿佛很确定一定是有重要的人回来了且就在门那边又很害怕。。。万一是错觉呢。

  毛不易的手放在门上,咬了咬牙推了下去,门随着毛不易的动作缓缓打开,毛不易走进去,窗边的挂铃架旁站着一个人,穿着白衣,青丝用白色的发带轻轻的束在脑后,那人听到门响的声音回过了头,在他回头的那一刻,毛不易觉得自己就快要被这一片熟悉的感觉溺死了,身边的事物仿佛在这一瞬间都被黑暗所吞噬,只剩下屋里的两个人。

  毛不易看着已经彻底转过身来面对着自己的人,八年来的心酸委屈和思念汇成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廖俊涛。”毛不易听不出来自己的声音是否带着颤抖的哭腔也不在意自己现在的样子哭的多么狼狈,他只是想叫一叫眼前的人“嗯,阿毛,我在这。”毛不易捂着嘴蹲下把自己缩成一团,他想念廖俊涛他特别想跑过去一把抱住廖俊涛感受他身上的温度和熟悉的味道,但是又怕这一切都是脆弱的幻想。毛不易感觉到有人走到自己身旁,暖暖的温度包裹住自己,毛不易抬起头,廖俊涛炽热的鼻息轻轻的打在耳畔,他听见廖俊涛说“阿毛,久等了,我回来了。”毛不易感受着廖俊涛把自己紧紧的抱在怀里,那种真实的感觉让毛不易崩溃,毛不易拉着廖俊涛站起来,把自己再送进廖俊涛的怀里,毛不易不管这是不是真的,他就想先这么抱着,抱着。  早已跟着到达的两人两铃看着屋中的两人也不再多做停留,轻轻的为屋内的两人关上门后便离去了。

   第二天早,毛不易是在廖俊涛的怀里醒来的,毛不易看着还未醒的廖俊涛的睡颜,心里是止不住的欢喜。毛不易看廖俊涛也不会醒,八年的想念让毛不易在廖俊涛的脸上亲了一下,被亲的人嘴角微微翘起。

  清风从窗外吹进屋内,挂铃架上的唯一一个铃下面的那串银叶子被风拂动,清脆的铃声在屋内想起———叮。

——————————————————

妈耶,我竟然把一个番外写了这么多QAQ,有点难受鸭,但是完结了还是要为自己撒花鸭,以后要加油鸭。

啧,国庆第一更有点晚鸭,后面几天会勤奋的鸭,要更b窗口和洋灵的车鸭,加油加油鸭。

评论(10)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