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傲殇

愿你此后无道阻且长,愿你事事安康。

captivity(上)

*挖个坑,国(随)庆(缘)填,会有车。

*腹黑模特洋哥和大学生超鹅的驯服于被驯服故事。

   凌晨,寂静的房间里,黑暗淹没了所有的事物,月光透过唯一的扇小窗透进来洒在地上的柔软地毯上,形成一小块光斑,仿佛是出逃的路口。旁边柔软的大床上躺着一个人,被子盖住了他的身体,双手叠放在胸前,黑色的头发显得那张精致的小脸更加白皙,精心修剪过的刘海安静的搭在额头上,长长的睫毛在黑暗中微微颤动,像受伤的蝴蝶翅膀,蝴蝶突然开始剧烈挣扎,那双好看的眼睛睁开了,瞧啊,人醒了。

    挣开眼的一瞬间黑色涌入视线,灵超下意识抓紧被子坐了起来,身上丝滑的睡衣让灵超的内心得到一丝安慰,“有人吗?有没有人?”灵超喊了两声,没有人回应,所以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等眼睛适应黑暗。

   在三分钟后,灵超隐隐约约看清了自己周围的摆设,他现在一个房间里,房间里没有灯,除了一张床好像没有多余的摆设,哦,对了在黑暗的墙角里仿佛有一张桌子,一台挂式空调,现在正对着床“呼呼”的吹着冷风,将室温降到刚好。床的左右两边各有一扇门,离床比较近的右边还有一扇小窗,此刻正紧紧的关闭这,房间的唯一光源就从哪里来。

   灵超轻轻的活动了一下身体,一阵铁链拖动的声和不可忽略的凉度从右腿方向传来,灵超掀起被子看到一串铁链将自己的脚踝与床连在一起,查看了一下铁链的粗细,放弃了把铁链弄断的可能,转身下床,地毯上柔软的细毛弄的灵超脚底有点发痒,铁链撞击滑落的刺耳声音打破了房间的寂静。灵超试着走到右边去开门,门没上锁,在门口就可以看到里面的全貌,房间里除了普通浴室应该有的以外,还有一面一人多高的镜子,整个镶在侧面的墙上。灵超关上门想往唯一光亮的地方靠近,在离那块光亮还有二三步的时候被链子限制住了脚步,灵超赌气的弄了弄右脚踝上的链子,回复的依然只有“哗啦哗啦”的响声,灵超伸手想去触摸那月光,最后也只有指尖沐浴在了月光中。

   灵超回到床上开始判断自己的处境,灵超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家庭幸福美满,靠着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一所不错且离家远的大学,灵超讨厌被管教被束缚。或许是因为长得好看所以在学校挺受欢迎的,除了说话虎了点其他都还好,在来这里之前正蹦蹦哒哒的从一家便利店出来,盛夏的阳光晒得他眼睛都睁不开了,正走到树荫底下准备喝刚买来的用来庆祝大一结束迎来快乐暑假的可乐就被一下子打晕了,怪不得后脖子那么疼。

     灵超坐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等他再睁眼的时候纯洁的月光已经换成了温暖的阳光,灵超咳了咳嗓子,干渴从喉咙深处传来。灵超想喝水但是周围却没有饮水机或杯子,灵超注视着眼前黑白色调的房间,正对着的墙上挂着的一张彩色照片显得格外显眼,照片上的人正穿着黑白相间的服饰,染成灰色的头发跟鲜红的嘴唇发生强烈的对比,他正躺在洁白的浴缸里,一只枯萎的玫瑰遮住了他的一只眼,妖治而美丽。

   这人灵超再熟悉不过了,这就是灵超自己,这张照片是一个曾经照顾过他的大四摄影系学姐拍毕业作品的时候拍的,当时灵超本来只是去给学姐打打杂,没想到被硬抓着拍了一张出来,学姐觉得好看就想征求灵超的意见拿来当毕业作品,但是灵超觉得不太好就委婉的拒绝了,还跟那个学姐把底片要过来,而且灵超十分肯定那个学姐没有备份。所以这张照片只有灵超自己有, 但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灵超刚想下床看看,就被左边门传来的开锁的声音给吸引了,灵超赶紧躺下装睡,门外开锁的声音持续的时间有点久,可以看出把灵超囚禁在这儿的人是多么谨慎。那人走了进来,皮鞋踩在地毯上没有多大的声响,那人走到床前,低着头注视着灵超,看了几秒钟,又蹲下来仿佛是在查看灵超是否真的熟睡,但是几秒过后那人的手轻轻的抚上了灵超的脸颊,陌生但温柔的声音在灵超耳边响起“醒了吗。”,是肯定的语气。灵超下意识的回答被自己扼杀在喉咙里,想继续装下去,但是那温柔的声音再度响起“你该醒了。”

   伴随着的是下巴传来的剧烈疼痛,本该轻轻抚摸的手狠狠的掐住了灵超的下巴,那人的力气很大,灵超可以说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疼,装睡的念想消失的无影无踪,猛然睁开的双眼对上了一双更加好看的眼睛还有眼睛存在于的张好看的脸上,那双眼睛正玩味的看着灵超,灵超有点慌,但是疼痛更能吸引他。

   灵超抬起手去握住那人的手,那人却用另一只手控制住了灵超想挣脱的欲望。

  “你不该骗我的,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了,你应该记住这个。”那人张嘴说话,同时,两只手更加用力,手跟下巴传来的疼痛感让灵超眉头紧皱泪水也慢慢在眼眶里累积,但是灵超还是倔强的盯着那人。那人也不恼,手上继续用劲,视线也继续盯着灵超,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人好似不会累一般,但是疼痛感却快逼疯灵超,一滴泪从灵超眼角滑落,灵超慌张的看向那被泪水打湿在被子上的印记这不是他想要的。

    那人也看到了那滴泪,全程目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带了点笑手上了也卸了劲,疼痛感的消失让灵超松了口气,灵超看着自己的手腕已经通红下巴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再想想刚刚的那滴泪,愤怒羞耻委屈交织在一起,灵超看向站起来的人,至少185以上吧,手上拿着刚刚因为“叫醒”灵超而被遗弃在地上的东西,是一杯豆浆跟包子还有一个水瓶,灵超上下动了动喉结,他现在顾不得刚刚的委屈也顾不得自己为什么会在这,灵超现在非常需要水分来滋润干渴的喉咙。

   那人仿佛看透了灵超的内心,那人先走过去把东西放到角落里的桌子上,拿着水瓶走了回来,那人晃了晃水瓶,水声从杯子里传出这无疑是对灵超最好的诱惑,“想喝水?”又是温柔而好听的声音,灵超点点头视线从水瓶转移到那人的脸上眼里是渴望,“现在,两根手指放进嘴里”灵超虽然很疑惑但还是听话的照做了,指尖落入口中“再含进去一点啊”灵超顿了顿然后手指又向口中挪了挪,然后睁大眼睛看着那人,那人拿出手机摄像头对准了灵超,灵超慌了想把手指拿出来却被语言制止了“别动,别怕,我只是记录一下你第一次听从我的话。”说完就把手机收起来了,灵超急忙把手拿出来,水瓶被丢到了床上,灵超拿起来打开盖子就开始喝温水流过喉咙一阵熟悉,因为太渴所以喝的太急有一小股水流从嘴边跑出来顺着下巴留到白皙的脖颈然后在锁骨停留一会又流进了睡衣里的神秘空间。“你真的很性感”灵超喝水的时候隐约听到的一句话。

     等灵超完全解完渴后水瓶里的水已经下去一大半了,大半瓶水让灵超恢复了冷静思考的能力,灵超看着站在床前摆弄手机的人,185+的身高,宽肩窄腰,腿又细又长,站姿一看就是练过的,略高级的脸正严肃的盯着手机,“应该是个模特吧”灵超在心中想,但是一想更难受了,“这个模特到底绑我来干嘛的?”

  “你是谁?为什么要绑我?你要钱吗?你为什么会有我的底照?”灵超开口问着眼前的人,那人听见灵超说话抬起了头,“我叫木子洋,我不要钱,我绑你来当然是因为我想要你”木子洋换了个站姿双手抱胸盯着灵超“关于你的底照,我当然是从你电脑里找的,你的所有东西都在我哪里,还记得吗?”

    灵超当然记得,毕竟现在身上穿的都不知道是谁的睡衣“什么叫你想要我?你是变态吗?我可是个男的。”灵超很生气,"你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啊?你就不怕到时候我爸妈发现我暑假没回去来找我吗?"木子洋听到这里“噗”的一下笑了出来,明明是好看的笑颜却让灵超感觉瘆得慌“你以为我把你绑来这,我会什么都不准备?”灵超有点懵“我刚刚用你的声音给你爸妈打了个电话,跟他们说你暑假不回去在这打工适应社会。”

   灵超不相信,木子洋就点开了一段录音,是跟灵超父母通话的录音“喂?超啊,什么时候回来啊?妈草莓都给你买好了”灵超母亲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灵超下意识的叫了声“妈”,接着手机里就传出了另一个一模一样的声音“妈,我们老师说让暑假打工适应一下这边的环境,我就不回去了”灵超都惊呆了,他看向木子洋,打断了录音的继续“你从那弄来的,你怎么能这样!”灵超对着木子洋大吼,木子洋笑眯眯的对灵超说“你不会不知道这个时间上有种东西叫电脑剪辑吧?”

   灵超还在震惊中,木子洋则是收起了手机,“现在是7:34,我给你一上午的时间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然后就走了,灵超听着左边传来木子洋锁门的声音一下子把自己砸枕头上“真是个傻逼。”灵超也不知是在骂自己还是骂那个人。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