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傲殇

愿你此后无道阻且长,愿你事事安康。

护铃人(番外三)

*祝大家中秋快乐鸭,记得吃月饼鸭

*ooc预警

*主毛桃/逃逸,带签证天子玩~

*可以当做一个神话故事???,反正蛮玄幻了,然后私设巨多。

*下一个番外就可以完结了,开心。

*请多指教

*前文:傲殇的心血

“继主?不太对吧?”在其他人还在蒙逼的时候毛不易第一个出口反驳“我觉得不太像是继主。”赵天宇反问“为什么不像?”

    毛不易皱着眉细细回想自己当初看过的书“继主的现象一般会发生在上一个铃识消逝后通过本体莫大的执念直接化形,且需要有媒介人的颈间血或最刻骨铭心时的泪来做引导。如果真是的话,当初俊涛消失时我的泪落在他身上应该马上就出现继主现像啊,怎么会是现在这样。”

   赵天宇听完邪魅的一笑“对的毛毛,你记得很对,但是你忘了最重要的一点,继主的主要目的是帮助上一任铃识完成所想,所以必须与执念所在者在一起才能完成,而且由于是继主而不是再生铃识它们本身就并不是天理可容的,所以大部分铃为了抱住自身安全会在意识和肉体的记忆方面选择一个放弃,因为大多数继主的时候被执念人也就是执念所在者是在身边的所以一般铃会选择保留肉体以便更好的还清执念。”

   赵天宇说到这里顿了顿做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但是你想想,当时俊涛消失以后你悲痛欲绝咱们换地方后第二天你就收拾东西跑路了,那里来的时间让他继主,而且我猜,廖俊涛他好像本身就不是一个独立铃识因为他化形却留下了本体铃,这样想的话他应该也是因为某种执念才会出现的,对吧?”赵天宇冲毛不易挑了挑眉。

     毛不易回想起八年前廖俊涛在屋子里说的那些话点了点头,赵天宇冲毛不易嘻嘻一笑。 

  “你看,这不就对了嘛,廖俊涛在消失时选择了继主但是由于不是独立铃识铃体意识薄弱,没有第一时间出现继主现象,而他的执念所在人也就是你,毛不易,一连离开他八年所以他就只能先选择保留意识,你回来的这些天天在他身旁本来继主现象就要完成了,但是八年前的因来报果,所以他情急之下就只好先一步完成继主了。”

   赵天宇说完后非常潇洒的冲毛不易做了一个“明白了吗?”的表情然后就发现自己口水都说干了,而一直处于掉线状态的两个铃和一个基本不需要看这种铃识系列的书的造铃人此刻瞪大了双眼长大了嘴巴就差把一个“惊”字写在脸上了,最后还是孟子坤先傻笑着反应过来,嘿嘿嘿的给他大宝贝倒水一边倒还一边小声逼逼“我家天宇真厉害!”马伯骞和周震南更是直接喊了出来“赵天宇牛叉!”那羡慕的小眼神就差上去给赵天宇捏胳膊捏腿了。

   这边赵天宇展示了一套流利的操作那边毛不易就开始怀疑人生了“所以,这真的是廖俊涛?”赵天宇放下茶杯“是,这就是廖俊涛,如果不是的话就让孟子坤再黑几度。”(坤:嗯嗯嗯?)毛不易一听赵天宇这么说马上就相信了(不是)。

   毛不易把一直紧紧抓着自己手的小团子抱起了面对面看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刚赵天宇气势太凶猛,这小团子脸上摆满了严肃和廖俊涛有9分相似的眼眉皱在一起竟多了一丝喜感“你真的是廖俊涛?”小团子也不知是听懂了还是怎样竟张开嘴咦咿呀呀的像是回应毛不易一般,毛不易看着小团子然后紧紧的把小团子护在怀里,当然包括那个铃,然后轻轻的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众人盯着着温馨的画面,心中都不自觉的安稳了几分但是下一秒感天动地的哭声夹杂着铃响的声音就疯狂的淹没了这个小房间,毛不易怀里的小团子正哭的泪如雨下而他怀里的铃也很配合的大声响着,几人连忙捂上耳朵,周震南捂着耳朵往马伯骞怀里钻,赵天宇和孟子坤也是被吓了一跳捂着耳朵躲在房间的角落,儿毛不易就比较惨了,他抱着造谣制造源泉没办法捂耳朵除非他把得来不易的小廖俊涛扔出去。

   “啊啊啊啊啊啊,毛不易你哄哄他啊,别让他哭啊啊啊啊!”周震南在马伯怀里崩溃的大叫“怎么回事,不是说这玩意儿八年不响嘛,怎么还凑热闹一起响啊!”赵天宇也绝望的大喊一边往孟子坤身上撞,企图把自己撞晕好清净些,可惜孟子坤不是墙。

    其实毛不易也绝望的一批,他没带过孩子啊,硬着头皮哄反而越哄哭的越厉害,于是两人两铃突然发现这个房间是可以出去的,连忙跑出去避灾,顺便把门关的严严实实留毛不易一个人在苦海里。

   几个人躲在外面合计着什么,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慌的一批“啊啊啊啊这小廖俊涛怎么回事啊,吵死了快”即使是在门外边里面的噪声还是源源不断的往外涌周震南是真的听不来这么吵的声音,马伯骞只好把捂在自己耳朵上的手转移到周震南耳朵上孟子坤也学着样子帮赵天宇捂耳朵“哎不是,他是不是饿了啊?咱这都大中午了。”赵天宇冲大家喊“啥?”但很显然大家听不见“我说!他!是不是!饿了啊!”这时刚刚还震耳欲聋的哭声戛然而止,毛不易房间的门被推开,毛不易抱着小廖俊涛站在吗,门口儿小廖俊涛嘴里正含着毛不易的大拇指,毛不易哭笑不得的看着院中的人“我觉得是。”

   几人看着毛不易的样子虽然极力想忍住想笑的心情,但是终究是抵不过来自内心的快乐,几声...啊不是很多声鹅叫,毛不易冷眼看着院子里笑成几团的人“呵,朋友。”

  最后还是赵天宇在想了几种小孩子能吃的东西后,拉着孟子坤去给小团子买小孩子喝米粉,其实赵天宇本来不用去但是他怕孟子坤瞎鸡儿乱买再给小团子吃坏了毛不易可能会拿刀把孟子坤砍回原形。而周震南和马伯骞则是跟毛不易在毛不易床上逗还嘬着毛不易手指头的小团子玩。

  其实,小团子不哭的时候时候真的很可爱啊,小脸粉扑扑的,那双好看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人。

“南南,你说咱们这得养多久啊。”周震南正戳着小团子软乎乎的脸玩儿呢“我也不知道啊,不过铃如果化形的话生长周期是不会和人的生长周期一样的,哎呀毛毛你不要担心嘛,哎,马沙拉你看他脸好好玩哦。”马伯骞宠溺的看着周震南点了点头转过头来对着毛不易“毛毛,你不用担心啊,我猜廖俊涛既然选择继主时选择保存意识就说明他会回来继续你们的事的,你不用怕他会变的。”毛不易没有回答,但是马伯骞的话确实是有安慰作用的。毕竟如果真的从小养到大,后来的廖俊涛如果不愿意继续之前的感情倒不如现在就断了的好。

   等毛不易多想就听见孟子坤咋咋呼呼的跟赵天宇从外面回来了让里面的人开门,周震南蹬着小短腿跑过去给他们开门,之间孟子坤一只手提着一大袋米粉另一只提着一个包裹赵天宇也是一手拿着一些衣服另一只手提了些玩具,马伯骞连忙帮他们把东西都放到地上,赵天宇让孟子坤去冲米粉喝然后就兴冲冲的抱着一大堆衣服冲到毛不易床上,周震南也拉着马伯骞凑上来,衣服是一大堆不同年龄段的男装,毛不易奇怪的看着赵天宇“你买这么多衣服干嘛?”赵天宇挑了一件和小团子差不多大的衣服准备给他套上“你总不能让你家廖俊涛光着吧。”“那你买这么多那么大的干吗啊?”“啧”赵天宇白了毛不易一眼“真不知道你看的那些书都被你吃了吗,这铃如果不是直接化成成年形态那他的生长速度也会比人类快。差不多一个月就能变成和咱们差不多。”毛不易听了以后一声“我靠”赵天宇对于这个反应很满意,但是他没想到让她更满意的还在后面。

“孟子坤你给我把手里的茶壶放下!”毛不易中气十足的声音成功的把众人的目光聚集到了人群外的拿着茶壶准备往盛了大半碗米粉的瓷碗里倒的孟子坤,孟子坤感觉把手里的茶壶放下怯怯的说“我这不是没找着热水吗。”“哎呀坤儿你干嘛呢,可不敢用茶水冲米糊。”然后赵天宇把手里的衣服扔给周震南手里去牵着委屈巴巴的孟子坤去烧水。

   马伯骞把周震南身上的小衣服都弄下来整一下,突然毛不易感觉在小团子嘴里的手有一点点痛,连忙把手抽出来发现手指上有小小的牙印,轻轻的掰开怀里小团子的嘴发现粉嫩嫩的牙床上已经有一点的白色的乳牙了,毛不易有细细的观察了一下发现小团子仿佛变大了一点点,头上也已经有了柔软的的细发,心中又惊又喜。

   等刚烧完热水回来的俩人回来后毛不易就把自己的发现说了,赵天宇把冲好的米糊拿给毛不易后看着笑得满脸春(淫)光(荡)的毛不易说“得,这才多一会啊就长牙了,估计就一星期吧,你的廖俊涛就回来了。”毛不易拿勺子小心的喂着怀里的小团子“恩,越快越好。”

————————————————————

辣个,辣个粉丝数量卡住了啦,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关注一下我吗,谢谢,当然不关注也可以的(小声),谢谢(鞠躬)

评论(10)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