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傲殇

愿你此后无道阻且长,愿你事事安康。

护铃人(番外二)

*ooc预警

*主毛桃/逃逸,带签证天子玩~

*可以当做一个神话故事???,反正蛮玄幻了,然后私设巨多。

*这是一个番外,我真的是高估自己了,我又把故事线放长了,我尽量让这个番外在五之前结束(鞠躬)

*我总是会把无脑甜文写成带剧情的,都番外二了,廖老师还没正式和毛老师互动,我又罪(跪滑道歉)

*请多指教

*前文:傲殇的心血

   洗过澡后穿着干净的毛不易就坐在桌子前准备接受两人两铃的审判。

   其实也不能说是审判吧,认真面对毛不易的只有赵天宇一个人,剩下的周震南在旁边非要抱一抱小团子,马伯骞怕周震南抱不稳小孩就一直在旁边护着,孟子坤也在旁边好奇的戳小团子的脸还试图把小团子手里的铃抢走然后....孟子坤成功的把小团子惹哭了,两铃一人开始手忙脚乱的哄小团子好说歹说才哄下来。

    那边乱成一团也不妨碍赵天宇审问毛不易,“毛毛你太不厚道了吧,什么时候在外面成的家也不和我们说一声!”赵天宇生气的看着嘴里塞着赵天宇趁毛不易洗澡的时候指示孟子坤去买来的包子且一脸懵的毛不易。

   毛不易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了一眼赵天宇后企图努力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赵天宇一边一脸嫌弃的回看毛不易一边给毛不易倒了杯水,毛不易接过后一口气灌了下去才说话。

“天宇,是不是孟子坤领着你看了什么不好的话本啊?你怎么想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啊。”赵天宇听了之后愣了一下,脸暴红“毛不易你说什么呢,哪里有什么话本啊,没有!”毛不易看着赵天宇红透的脸觉得好笑“我也没说什么啊,天宇你脸红什么呀,我说的话本是最近正流行的那些小姑娘家家手里捧的,好像是什么爱情故事读卷。”

    赵天宇听了听毛不易的话不但没有冷静但倒是脸更红了。

    在一旁的孟子坤倒是恰巧凑过来看到了脸红成猪肝的赵天宇“呀!大宝贝你脸怎么这么红!”孟子坤伸手摸了摸赵天宇的脸“哎呀,还这么烫,是不是生病了,咱们去看郎中!”说完便拉起赵天宇准备走,赵天宇连忙拉住孟子坤“没事没事,坤儿我没事,没生病哈。”孟子坤却不依问旁边的毛不易“毛毛,天宇没有生病吗?”毛不易想了想"我也不知道啊,就刚刚我说你俩是不是看了什么话本,天宇的脸就这样了。"刚说完,刚刚还急得上窜下跳抓耳挠腮的孟子坤就安静下来了,然后毛不易就看见孟子坤肤色较暗的脸一点点的透出了红色,在赵天宇旁边抓着手不动了。

    旁边哄小团子的马伯骞和周震南也凑过来,周震南抱着小团子咯咯的笑“噗哈哈哈子坤天宇你们俩这是偷偷抹那家姑娘的胭脂吗?脸红成这样。”马伯骞手垫在周震南的手下面护着小团子向毛不易抛了个询问的眼神,毛不易冲马伯骞做了个“话本”的口型,马伯还没听懂,然后就听孟子坤细小的声音补充道“街头西厢哪里的”马伯骞瞬间就懂了,连忙捂上周震南的耳朵边念叨着“非礼勿听非礼勿听”赵天宇脸红的快滴血了,挥起手就冲着孟子坤打“你说出来干嘛!”毛不易就算八年没回来但是也差不多懂了倒是笑得开心。

    打了一会赵天宇终于是冷静下来了,一把捉住在躲藏的孟子坤的领子,让孟子坤也冷静下来,还打了个手势让马伯骞把捂在周震南耳朵上的手放下来“这个事先过去了,我们正事还没办。”说完赵天宇一个眼刀甩给毛不易“毛不易,你说,是不是你在外面和别人家姑娘成家了,然后不想负责就偷偷跑回来了!还带回来个孩子!”

    赵天宇说完在座的众人就蒙蔽了,包括正在揉刚刚笑疼了的肚子的毛不易自己都懵了,想都没想就开口反驳“我没有成家啊!这也不是我的孩子啊,天宇在想什么呢?”周震南也表示不相信“对啊,我觉得毛毛不像是那种人啊,不是,天宇这种事你还能不清楚吗。”马伯骞也连忙在旁边帮腔“对啊天宇,毛毛不可能会做这种事啊,咱们一起长大啊,毛毛是什么样的人你能不清楚吗。”毛不易也连忙给自己辩解“这绝对不是我的,我不会干这种事的,而且,如果这孩子真是我的,我回来第一天你们不就应该见到了吗,我何必藏到现在。”孟子坤也摇了摇天宇的手“对啊,毛毛不是那种人,况且....当年毛毛为什么走天宇你忘了吗,毛毛他哪里会有心思去成什么家。”

    孟子坤这话一说,毛不易和赵天宇都点了点头,但是眉头却越皱越紧“既然这孩子不是毛毛的,那问题就更严重了,现在我们连这孩子的来路都不知道了。”毛不易从周震南手里接过小团子,让小团子坐在他嘴上,逗着小团子玩,小团子本来不太高兴,毕竟这么多人围着吵吵闹闹的,但是一看到毛不易就满脸笑意,抱着铃就往毛不易怀里拱。

     毛不易大概是被小团子可爱到了“别慌啊,问题不大,反正这孩子现在在这儿了,你也送不走,先养着吧。”毛不易又看了看小团子怀里的铃,本来上勾的嘴角愣住了“这小孩怎么拿着这个东西?”在座的人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毛不易试图去把铃从小团子手里拿走,立刻被周震南和赵天宇大声制止被马伯骞握住了手腕“不可以!”毛不易停住了“嘶,伯骞松手,疼!”马伯骞知道自己手劲大连忙松了手“毛毛抓疼你了吧,我不是故意的。”周震南上去一把抓住毛不易的手揉了揉“对,毛毛,马沙拉不是故意的,但是你真的不能抢这小孩的铃,这铃动不得的,一动就哭,刚刚子坤就去抢,我和伯骞哄了老半天才哄好。”马伯骞把周震南领回身边,毛不易看了看怀里的小孩“怎么回事这是?他是怎么拿到这个的,我记得我睡觉之前有挂到挂铃架上啊。”“是今天早上,我们翻墙进来的时候听见有小孩哭,就在你房前的院子里找到了他,然后他一边哭一边指着草丛,我就让南南去看了看,然后南南就找到了这个铃,刚把铃还给他他就不哭了。”赵天宇解释着,周震南还在旁边附和“对,就是这样,而且铃的旁边有一些猫毛。”

   “猫毛?”毛不易发出了疑问的声音“对,就是猫毛,好像还是浅黄色的。”周震南回忆着,赵天宇突然想到了什么“应该不是浅黄色吧,是亚麻色吧。”周震南好像是大悟一般,疯狂点头,马伯骞按住了周震南上下摇动的头“就算是又怎样,这有什么意义吗?”“有!当然有!你们还记不记得,当时八年前咱们和廖家比铃的时候,有一个亚麻色的猫,似乎对这铃很有意思,当时还把我们吓得半死。”赵天宇着急的站起来一边在屋里徘徊一边说。

  “我记得,当时那猫还把俊涛划伤了”毛不易也慢慢的说起来,尽管毛不易以为自己已经能较好的接受廖俊涛消失的事了,但是心中还是一痛,只不过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个了“对,应该就是那只猫,八年前来找事没成功现在又来了!”赵天宇徘徊的速度慢了下来“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这小孩的出现还是不能解释啊,况且这都只是我们的猜想而已。”

    赵天宇虽然上一秒说出了建立的可能但是下一秒又推翻了,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几个人都眉头紧皱,连毛不易怀里刚刚还自己玩的好好的小团子也瞬间绷了脸,一只手抱着铃一直手紧紧抓着毛不易的袖子。

   “等等。”一直在旁边保持沉默的孟子坤突然出了声“你们不觉得,这小孩很像一个人吗?”几人纷纷看向了小孩,表示一脸疑惑,孟子坤嫌弃的看了一圈“啧,你们就不觉得这小孩很像廖俊涛吗?”这话引的几人的眼光刷刷的集中到小孩的脸上,这五官确实是挺像的,特别是那对眉眼,浅棕色的眼眸笑起来简直和廖俊涛一模一样,毛不易看着小孩,手轻轻的抚上那双眼睛,小孩很配合的闭了眼。

    赵天宇停止了徘徊“得,想通了,这大概是继主了。”

评论(13)

热度(43)